遇 見…復 活 的 主!

 

 Maggie’s醫治見證                                                        Maggie

今年是中國人的[龍年],[屬狗]的我正邁向42歲,三個孩子/一個丈夫/一個溫暖的新家,誰想的到…….正準備綻放芬芳的我,今年年初三[中風了!]

 

由於去年一年[傳統小獅偶]深受孩子們的喜愛,所以中國年期間我也受邀參與演出,1/25(年初三)晚上七點還有最後一場,四點半便準備好晚餐,提早安頓好丈夫與孩子,我才能安心的為表演作好準備.

回到浴室間梳好頭/戴上隱形眼鏡,正準備上妝時,忽然間感到一陣暈眩…….

 

暈眩來的突然,連接著右邊太陽穴產生一股強烈的劇痛,這劇痛像閃電一樣,化成劇烈的電擊,我還來不及思考,便親眼看見,一陣痙癵從右太陽穴經脖子到左手臂,左上臂忽然鼓起,這時拿著眼影盒的左手掌,啪搭!的掉在洗手台上,一霎時我認不得這是手,我試著用右手拍打左掌卻沒見任何知覺,由於一切來的太快像是幻覺,我堅定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幻覺會過去…會過去…(心裡不斷的覆誦著)

 

經驗告訴我,要遠離[攪擾]最好的方式就是[視而不見],所以我繼續用右手來畫眼線,顫抖的手畫在眼皮上發現右臉的肌肉竟也沒有了感覺,再往下一看,我的右嘴角已傾斜上吊,這時才相信鏡中的自己真的不對勁了,我馬上退到床邊,坐下大聲的禱告!

我說:主啊!這不是真的,求你幫助我,求你幫助我!

 

當我一出聲呼求,才發現我的聲音與聽覺也產生了問題,腦袋像是被棉被蒙著,間接才能聽見自己的聲音,舌頭也失去了靈活,全身像是被綑綁似的……漸漸無法自己.

我真實感到自己的身體逐漸失去了主權,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綑住,此時的我真的別無拯救,唯有勇敢的大聲斥責,奉主名斥退黑暗勢力的綑綁,奉主耶穌名命撒但魔鬼退去…..我求主耶穌的寶血遮蓋,驅走聖殿裡的黑暗,我是 神的孩子,我必不遭害!

在一陣慌亂的斥退與宣告聲中,丈夫和孩子被我的叫嚷聲嚇的跑了進來…..

 

我告訴丈夫說:[Arthur,我病了,我感覺不到我左邊身體]。Arthur冷靜的望著我,從他的專業所學,他要我用力的握住他的手,而我的左手真的使不上力,他用手指觸摸,我也分便不出他手的位置.接著他扶起我要我起身走路,一時間我竟無法用腳跟著地,卻像個中風病患要提膝才能向前,觸摸到的地面像團棉絮,使我全然找不到重心…… 只能全身倚靠著Arthur.他抱緊著我說:[沒關係,你沒事,你需要的只是休息,今晚的表演就不要去了!]

我知道自己不對勁,但我不相信這將會變成事實,我沒事….我沒事….我不斷告訴自己.我緊抓住 神,我相信祂的應許,因為 祂說 ~ 祂要救我,脫離敵人的手!

我坐下來繼續的禱告/宣告/呼求/斥責…..把所有我對 神的信心都吶喊出來,我們全家圍在一起迫切的向 神呼求!

禱告後我堅持要站起來走路,這時似乎可以慢慢感受到地面,只是身體仍舊傾斜,無法走向直線,更有兩次手臂撞到牆,孩子們親眼所見為我擔心….但我仍不懼怕!

我請双双幫我把十字架的項鍊拿來,並要親手為自己帶上,雖然試過四/五次最後終於帶上了,一帶上我便奇妙感受到 神賜下的[平安],是這份平安讓我相信 神必醫治,馬上我便信心宣告 ~ 我好了!雖然頭仍暈眩….但我已清楚我離開了暴風圈.

我告訴丈夫/孩子我可以去表演,一切計劃仍舊進行.

我堅持站起來走路,我堅持上車,堅持赴這場演出,我甚至堅持向 神祈求:[ 神啊!求祢賜孩子力量,讓孩子來榮耀見證祢…..]

Arthur知道我的個性,更一路看見我信心的仰望,不忍打擊我的信靠,便答應我上車,一路上我大聲禱告/唱詩,原本被遮閉的双耳在一首一首的詩歌中被打通了,發麻的舌根也開始對上了歌詞,我感受到自己已被完全的醫治了.

對於我的轉變Arthur全都看在眼裡,所以原本將直接開往Southport急診室的路程,因著 神的恩典,轉向了Broadbeach中國年的表演會場.

 

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因祢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祢的聖者見朽壞,

祢已將身生命的道指示我,我必因見祢的面得著滿足的快樂.

當晚的演出順利結束,除了我們一家人,沒人知道發生了何事.

晚上睡前Arthur嚴厲的看著我說:

[宛玉,你知道你下午中風了!]

[我似乎知道,但我不相信]

[你必須知道,中風搶救在分秒之間]

[所以你看到了, 神救了我!]

[我是看到了,但接下來的日子你必須非常小心,如果有什麼感覺要馬上告訴我]

我順服的點著頭像隻小羊,因為我仍沉醉在 神那大而有力的臂膀中……

 

第二天醒來,昨天的一切恍若如夢,當[理性]開始甦醒,便漸漸感到[軟弱].

[英雄救美]的事蹟的確發生過,只是我的[美]原來是因為我[病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病,我尋求見 神的面, 神卻讓我體會了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心:

[父啊!倘若可行,求祢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照祢的意思].

康健時讀到這一段總覺得離我遙遠,甚至輕忽主耶穌~[憂傷的心].

這次發病終於叫我明白,當[生離死別]與你如此靠近,每一根神經都足以觸動你憂傷的幾乎要死……

經上說[我要擊打牧人,羊就分散] ,同樣的當母親倒下這個家也就潰不成軍了!

主耶穌的憂傷是對門徒們不捨的愛;我的憂傷是對丈夫/孩子們的愛.

[面對死亡]並不可怕,傷痛的是失去[愛的力量]

當我一次次將軟弱/憂傷向主傾吐, 神安慰的靈便剛強我,叫我勇敢面對……

 

初六一早全家陪我去見醫生,在我字字句句清楚的描述中,醫生逐漸瞪大了雙眼,帶著他那廣東腔的國語,認真的說:[妳之唔之倒妳中風了],我說我大概知道,因為我先生讀物理治療,這時他更驚奇的看著Arthur,你竟然沒帶她去醫院還帶她去表演,醫生不解的搖著頭……我急忙解釋說:[我是基督徒,當時我一直禱告…..]

醫生笑著無視我那不合邏輯的辯解,一切要報告之後才能算數,開始列下一張張的檢驗項目,並分析/解釋症狀帶來的後果以及可能的復發…..。醫生說了什麼,我並不在意,因我始終知道: 我是 神的孩子! 主若不許,無人能傷害我.

 

 

~ 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 ~

 

曾有死亡的繩索纏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神呼求,祂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

我在祂面前的呼求入了祂的耳中…..

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我遭遇災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倚靠.

祂又領我到寬闊之處,祂救拔我,因祂喜悅我…..

~ 詩篇第十八篇 ~

大衛的詩篇曾一次次帶給我感動,但如今 神卻讓我親身經歷……

神大手一拉領我到了寬闊之地,如今又將我放在祂的羽翼裡安歇,

這奇妙的救恩把字句化成了生命,怎能不叫我讚嘆呢!

 

我的 神又真又活,信靠 祂,真是一件福氣…..

祂親近憂傷/痛悔的心;祂也喜悅歡喜/快樂的靈,所以無論我們或哭/或笑祂都來到我們身邊聆聽,這些年來我每天學習親近祂/仰望祂/愛慕祂…..

雖然我始終是個任性的孩子,頂嘴/悖逆/懶散/愛世界,但祂的慈愛仍不離開.

主日的早晨,謝飯後我感動的告訴孩子:媽咪有幸在十三年前認識 神,才有機會在患難的時候緊緊抓住祂的手,信主前主耶穌也救我,可惜我不認識祂……

現在我知道祂不只是慈愛的父親;更是強壯的Superman.你們很幸運,這麼小就認識祂,要珍惜祂對你們的愛…….孩子們似懂的點著頭……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

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感謝 神!有孩子與丈夫愛裡的扶持,再大的風暴都能讓我們同舟共濟,迎向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