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迷路

蔡文潔

 

剛到黃金海岸的時候,我第一次自己去購物中心買東西,就迷了路。

我開車到一個很大的購物中心去買東西,把車停在一層的停車場,一路走進去,因為在陌生的地方,所以特別地留意周圍的標誌,商店,看板,把它們都默記心中。逛了一圈,東西買得差不多了,要去學校接孩子們了,但是車停在哪啦? 剛才一路上留意到的商店,看板,怎麼一個看不見?開始時還很鎮定,不就是這點地方,總找得到。往下一看,咦?我在第三層?!真奇詭,我停車明明停在了一層的停車場,我 也沒上過樓梯,平地走進來的,連一個小坡都沒上過,可我怎麼會在頂層的三樓了呢?我在這三層樓的走廊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來回走,看有沒有進來時一路上看到的店和象一堵牆那麼大的看板,然而,這些全都離奇失蹤。

我迷路啦?不可思議嘛!我把頭都抓過了一遍後決定問人,黃金海岸果然是名不虛傳的旅遊城市,問到的居然是和我一樣對此地陌生的人,問店員,她也不知道我說的看板在那。一層停車場?有啊,坐電梯下去嘛。我再坐了電梯下去,發現我根本就從來沒來過這停車場,我的車又怎麼可能在這呢?放學的時間快到了, 我不能讓孩子們在新學校的第一天就沒人接。

窮途末路,想到禱告。禱告後再去問人,那人說她知道我所說的看板,而且她的車也停在那裡。於是領我同行。她領我走進一家眼鏡店,穿過眼鏡店後就是剛才我進來時走過的走廊,兩邊的,正是我默記的店和看板。我跟著她,很快就找到了車。後來有朋友告訴我,原來這個購物中心建造在一大片坡地上,而且是分新舊兩期建造,第一期是在坡頂,我駕車來時,就從坡頂後進來的,第二期再依著坡建了三層,在第三層和第一期連起來,我從坡頂的地面進來,往裡走就變成了第三層。而第一期到第二期的走道出口擺了一家眼 鏡店,進去的時候只是一條路,沒有留意到有賣眼鏡的架子,出來的時候從裡面往外看就以為是眼鏡店,不知道走道在後面。所以這一條過道的店和看板都找不到了。那時不知道那麼多,跟著那個知道路的人走就行了。如此簡單。和知道路的人一起走就到了。

想到我人生的 另一次迷路。

本來在國內我在上師範學院,前途已定,後來出國到了澳洲來留學。上了半年課就碰上六四學潮。再交了學費,錢就已用得差不多了,連回去的機票都不夠了。因為六四學潮,澳洲對這一批留學生的證策多變,一回說去,一回說留,一回說要去就不留,一回說要留就不能回國。記得那天我從學生簽證處出來,覺得我的人生在此迷路。我不知往哪裡去,而我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隨意走上一輛公車坐下,並不去看它要去哪,因為我去哪都無所謂了,我沒有目的地。車子就在墨爾本市轉。作為一個剛受了洗的基督徒,我對神說,我的人生,就如這車,在我的控制之外,我不知道何去何從,我沒有目的地。我該怎麼辦啊?就在一刻,我抬頭看車窗外,車正經過一個 教堂,教堂外有一個很大的牌子,上面有一句話:If you walk with God every day, you will reach his destiny. 翻譯過來就是,如果你每日與神同行,你就必 達到他的目的地。我心豁然開朗。從此這句話成為我的坐右銘,一直陪伴我。不久澳洲的移民政策讓這一批留學生留了下來。當時覺得環境錯綜複雜,前途茫茫而無所適從,走出來了以後 看原來出路簡單。很感恩,我與知道路的主 同行。後來結了婚,生了孩子 ,平凡而忙碌的日子裡,有時想到人生的目的,發現不變的是依然渺茫。然而我記得那天禱告後抬起頭 ,看到的那句話,如果你每日與神同行,你就能達到他的目的地。而我要的,正是要到神要我去的地方。如此簡單。神知道,和他一起走就到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有過迷路的經歷。本來一路走來,小心翼翼,卻突然發現,環境陌生,熟悉的人和事,盡都改變。都說人生如戲,但什麼時候遊戲規則改了?失婚,失業,失戀,失去親人,失去健康,或是移民,或是孩子長成了青少年,都能忽然象走進一個全然陌生之地,回頭一看,來路已不在。徘徊在陌生之地的時候,從自信走到惶恐,滿懷的希望也一點一滴地漏空,人生目標何在,又怎樣能找到出路?看耶穌怎樣回答迷路的門徒:《約翰福音》14:5記載: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往哪裡去,怎麼知道那條路呢?”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與主同行,就能找到出路,走到他的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