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短讲(一)

福音短讲(一)

李明順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我们中国人常问一个西方人听来很奇怪的问题:哪里有神?你证明给我看看?这也难怪,大家各自成长、受教育的环境完全不同。试想想,蚂蚁能否向同伴证明‘人’的存在呢?你我行路,已不小心令无数蚂蚁遭受灭顶之灾;我们还经常用含有柠檬香味的spray将它们群体剿灭,它们能意识到人类存在吗?人类与蚂蚁的相同之处在于两者均是受造之物,有限之生命,不同之处在于人类有灵魂、有理性,能思考,可自主做抉择。

 

我们不会否认一块计时准确的手表会有设计者、制造者,我们却怀疑比手表复杂亿万倍的宇宙背后有设计者;黑夜浩瀚的星空,你能想象到它的边界吗?你能意识到它们的精确美妙以确保地球上生命的丰富?生物界的生命绚丽多姿、息息相关,你不曾欣赏珍惜吗?我们精湛灵巧的人体构造你不赞叹吗?人类心灵深处对永恒的渴盼源自何处?为什么人的良心保持对‘恶’的谴责呢?这一切都指向上帝的存在。证明上帝存在固然很困难,但要证明上帝不存在则困难大得多。

 

神爱的对象是世人。无论是中国人、日本人、澳洲原著民、非洲人,男女老少,富人、穷汉,饱有学识还是目不识丁,神的爱都惠及他们。生命最必须(也最宝贵)的阳光、空气、雨水神赐给我们眼目中的好人,也赐给我们认为的坏人。神爱世人,因为神本身是爱,祂是爱的本体,是世界上一切真爱的源头。不是因为我们可爱,神才爱我们。我们多数时候不大可爱,令人家难以表达爱意,世人就是这样。我们渴望爱,是因为‘爱’在人群中越来越缺失。

 

“爱”表现于具体的行动。神爱的行动是赐下“独生子”给我们。祂的独生子是谁?与我有什么关系?祂的独生子名叫“耶稣”(英文Jesus),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全世界的纪年是以耶稣的诞生开始计算,可见其影响力。祂从天上来到世间,成为与你我一样有血有肉的人,要吃喝、睡觉,会疲倦,有喜怒哀乐。祂在世生活了33年,做了许多善事,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却被世人冤枉,受尽屈辱,最后用最残酷的刑具十字架钉死。最独特的是,祂第三天从坟墓里复活,并向门徒显现。原来这是神拯救世人计划的一部分。

 

你会问,我好好的,为什么需要拯救?原来《圣经》告诉我们,我们都是“罪人”,其实活得很累,处境也很危险。圣经上对‘罪’(sin)的描述比法律上的‘罪’(crime)广泛得多。若我们以神的标准来衡量,没有人敢说他/她是好人。又想,一个儿子不认自己的父亲,中国人怎样看他?不肖子孙!其实我们对神情形相仿。人对自己的认识有限,又喜欢自以为是、自以为义。当今世界的乱象、灾祸、痛苦大部分是人引致的。罪使世人与神隔离,人类无法拯救自身脱离罪坑。神舍弃祂的爱子耶稣,为人类付上罪的刑罚,提供了唯一与神和好的途径。

 

人要得到神拯救的途径是信耶稣。承认耶稣为我们完成的工作,接受祂为我的救主。通常这是一个人回应神的爱而做出的人生决定(基督徒称为“决志”),愿意从今以后跟随耶稣。什么是接受耶稣为我们生命的主?耶稣既来拯救我们脱离罪恶,我们有竭力离开以前不义的生活方式吗?在生命中作抉择的时候,我们有否优先考虑耶稣所喜悦和不喜悦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情形有改变吗?我有尽力去爱身边的人和生命中有需要的人吗?当然这些决非一日之功。信(接受)耶稣,可谓人生最重要的决定,祂对生命影响深远。有人云“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想说的是,‘罗马’并非我们生命的目的地。

 

得到神爱的结果是“不至灭亡,反得永生”。那不信(接受)者的结局就很可怕了(灭亡);“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他在世的日子也恐惧颤惊,没有平安。‘信’的人就得享永生(与永恒的神生活在一起),是“出死入生”了。信的人有“一死两生”(肉身出生和永生),不信的人则是“一生两死”(肉身死亡和永死),最关键的结局都与永恒关联。

 

福音在于创造我们的神爱我们,也亲自用祂爱子耶稣的血为已经失落的人提供回到祂怀中的桥梁,心愿每一个迷茫的人可以归回祂身边,得享神所设计的丰盛生命和永生。祂此刻正在邀请你,等候你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