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訪宣體驗

柬埔寨訪宣體驗

 楊莉

對於柬埔寨,一般人的印象是個貧窮落後的東南亞小國。其實,柬埔寨這個國土面積相當於中國廣東省,人口一千五百萬的國家,是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早在公元一世紀建立了統一的王國。於九世紀至十五世紀出現吳哥(Angkor)王朝,國勢鼎盛,文化燦爛,版圖包括今日柬埔寨全境以及泰、寮、越三國之部分地區。十五世紀後國勢衰敗,曾淪爲法國保護國,1953年脫離法國獨立,成立柬埔寨王國,其後政權迭易,內戰不已。1993年,隨國家政局穩定,柬埔寨進入和平與發展的新時期。因著我們的姊妹曉明和她先生Char一年多前決定到柬埔寨宣教服事,駐扎當地幫助一所基督教小學,多次邀請弟兄姊妹前往短宣體驗和支教,我和Judy姊妹決定前往看望這對宣教士夫婦並體驗支教。

我們去探訪的學校是柬埔寨暹粒吳哥聖愛學校,它的創辦人是烏蒂牧師,最早於2005年在韓國宣教團體支持下成立這所學校,當時租用暹粒市中心的一幢房子,後來招生擴大,2012年購得現在這塊近一萬平方米的郊區土地建校舍,2013年學校正式搬遷過來。我和Judy在這個學校和老師學生、曉明夫婦和牧師一家人相處了一星期。期間我們參與中文課堂教學,與學生做遊戲活動,與教工交流分享,與牧師校長座談,了解牧師的服事異象和需求,出席了學校的週日清晨崇拜,每日與宣教士夫婦一起禱告交流,跟隨他們走訪附近居民,鄉鎮集市,了解當地經濟和文化,也遊覽了一些的旅遊點,如著名的柬埔寨吳哥窟。 一週的生活體驗有以下感受分享:

一、  走出安舒區,體驗宣教士生活

來這裡之前我對柬埔寨的了解衹是從網上看到的簡介,身臨其境感受才真切。到達暹粒國際機場當天我們一下飛機就感受到當地熱辣辣的天氣,柬埔寨是個一年四季都炎熱的國家。牧師開學校唯一一輛中巴和曉明夫婦一起來接我們。我們穿駛城區,暹粒雖說是柬埔寨第二大城市,可是城市的基礎設施還是很落後,道路窄又不平坦,市容較髒亂,大家不太遵守交通規則,人車擠道,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和電動三輪車,很少見公共汽車。我感覺好像一下子回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城鎮。越往郊區越看到公路兩邊低矮破舊的民居和垃圾遍地,汽車駛過塵土飛揚。

學校位於郊區公路旁,沒有氣派的校門口,衹是一條坑坑窪窪的黃泥路。學校裡面也沒有教學樓、辦公樓和運動場,衹有兩排平房教室,中間用鐵皮連接搭蓋成一個大棚當作唯一的室內活動場,設施非常簡陋。我們穿過學校的菜地和魚塘到達牧師和訪客宿舍。很感恩!我們可以住有空調的房間,這是很豪華的享受了,牧師和校長的家都沒有空調呢!據牧師說,2013年學校剛搬到這裡時有兩百三十多學生。後來韓國宣教團體因故撤出,資金來源銳減,生源流失,現在衹有一百三十名學生,有很多學生家庭無力負擔學費,也有一些是孤兒,完全需要資助才能繼續學業。幸好牧師後來認識了Char, 他鼓勵支持牧師和校長繼續辦學。後來Char和曉明結婚,我想曉明夫婦就是了解到學校的缺乏和有感於牧師很想辦好這所當地第一間的基督教學校,他倆就捨棄在澳洲舒適的退休生活,賣掉一套自己的房子來到這給予學校資金、基建、設備、教學、教師各方面很實際及時的幫助,如建教工康體活動室,宿舍區安裝太陽能發電。我們才住了一星期,每天都三十幾度的高溫,深感沒有空調很不舒服,可當地人似乎不怕熱,連風扇都不開,後來了解到因爲他們收入低想省電。除了高溫,蚊蟲還特別多,趕之不盡,殺之不絕,曉明夫婦已習慣了每餐飯都是與螞蟻蒼蠅作伴。這裡的螞蟻比我們常見的大,什麽都咬,曉明爲了防避螞蟻吃,把許多食品甚至米、麵都用繩子掛起來。看來要想在這裡生活宣教首先必須適應炎熱的天氣、大量的蚊蟲,灰塵、廢氣(當地人喜歡燒垃圾)、噪音(附近的廟宇清早就傳來誦經的聲音)等,我深感宣教士的不容易。看到曉明夫婦扎根在這裡生活,吃當地的飯,住當地的房子,忍受這裡的氣候環境,他們教學、醫療、做工程,有許多的服事,若不是一顆愛神愛人的心激勵他們是不可能如此面對挑戰全心投入的。

還有一個大挑戰就是語言。我們在體驗支教時就感到不學習高棉語還真不容易教他們中文呢!上中文課我需要一個聽英語的助教,我教一句中文要先把它譯成英文,再由助教轉換成高棉語,孩子們才明白意思,中文-英文-柬文在三種語言間轉換還真費勁!教室非常簡陋,沒有多媒體設備,全靠口講,天氣又熱,一堂課下來我已口乾舌燥,汗流浹背了。一連幾天教課帶活動都離不開當地老師助教,感覺事倍功半!幸好孩子們都挺配合投入的。難怪我們的宣教士夫婦每天都努力學高棉語,要掌握當地的語言才能有效地在當地服事。

二、  宣教就是生命影響生命,彼此服事鼓勵

這次在吳哥聖愛學校幾天的支教體驗,時間雖然很短,但我們很受歡迎接待。孩子們總是圍著我們問長問短,邀我們一起玩、合照。課間休息時我看到孩子們在玩跳繩、跳格子,抓人遊戲,一邦孩子聚在一堆玩用塑料瓶自製的陀螺!沒有手機、IPAD、電動玩具、也沒有場地設施玩籃球、乒乓球等球類,他們完全沒有發達國家孩子玩的東西,可孩子們個個活潑開心,充滿朝氣童真。學校老師十分配合我們,不但當我們助教,還怕我們太累,不需我們承擔一上午的課,而他們的老師每天都要承擔一上午或下午的課。學校一早七點開始由牧師主持晨禱課,之後上午三堂課(一堂課一小時),午息後下午也是三堂課,到五點才放學。學校現有七、八位老師都是半職的,據說每位老師才一百美元左右的薪金,因爲收不到學費,學校無奈拖欠老師工資,校長帶頭不拿薪水,還經常代其他老師的課。儘管經費匱乏,但校長還是收留了多名交不起學費的孤兒入學。牧師也是完全的奉獻,每天開那輛破舊校巴接送學生上學放學。爲了學校自養創收,牧師也要管理學校農田、魚塘、牛棚和雞鴨場。牧師堅持基督教辦學,所招聘的老師都是基督徒,要求每個老師要出席學校週日清晨的崇拜。他自己的家每日有家庭祭壇,每天晚飯前他都帶領全家人一起唱詩讀經禱告。

我們還認識一位校長秘書阿嫩姑娘,她聰明美麗,英文很好,若不是注意到她一個袖筒是空的,你根本不知道她是衹有一條手臂且衹剩下兩個半截的手指的殘障女子。她已在學校服事超過十年了。我去宿舍看望她,衹是一間簡陋的房間,她的寶寶才四個月大,睡著一張陳舊的嬰兒床裡,唯一引人注目的是曉明夫婦送給她的一輛新嬰兒推車。她衹能用獨臂抱起孩子喂奶,卻不能給寶寶洗澡,需要人幫忙。她和我分享基督如何改變了她的生命,讓她有人生的價值和方向,也很感恩有許多熱心的基督徒幫助她,特別感激曉明夫婦給她很多的照顧支持。她親切稱呼曉明夫婦是“媽媽”、“爸爸”。我想,在阿嫩姑娘心裡,曉明夫婦比她親生的父母還要親,理解關心她,給予她身心靈的幫助和鼓勵。感謝主!

雖然短短一週,但實地體驗有很多深刻的感受。最大體會就是走出我們的安舒區去經歷神的帶領,看神在各地祂子民身上的作爲,讓我們長存知足感恩的心。其實宣教就是生命影響生命,彼此的鼓勵服事。馬太福音25:40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有時候我們可能衹是邁出小小一步,做了少少的事,但對被服事的人卻帶來很大的祝福和改變。前段時間電影《不問西東》熱映,我引用電影中清華校長 梅貽琦說的話:“什麽是真實?你看到什麽,聽到什麽,做什麽和誰在一起,如果有一種從心靈深處滿溢出來的、不懊悔不羞恥的平和與喜悅,那就是真實了。”烏蒂牧師說學校仍然有很多的需要,需要支教的老師、大量辦學設施的投入和相當多的學童等待資助。一個學童一個月衹需USD15,或一年USD165就足夠學費繼續上學了,你有怎樣的感動呢?願我們能回應主的呼召,走出安舒區,讓生命祝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