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科學

信仰與科學

孟起

宗教與科學從最黑暗的中世紀羅馬帝國的教廷統治時期,由“地動說”的科學家哥白尼和著名物理學家、首次自由落體實驗者加利略等受到迫害之後,加深了宗教與科學的對立並從此分道揚鏢,形成了二個獨立的互不相干的領域。至今在人文科學領域中的“唯物論”和”無神論”之哲學家們仍在唇槍舌劍、口誅筆伐地打得不亦樂乎。

那麽作爲一個基督徒,作爲一個懷有基督情懷的求知者,是如何看待上帝與科學這兩者之間的關係?首先我們堅定地信實上帝是創造宇宙天體、自然萬物和我們人類的造物主。祂造我們是對人類最大的愛,祂又造我們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和萬物。祂不但讓我們享受著祂賜予的自然萬物,並且要求我們憑借著祂賜給我們理性的同時並接受祂的啟示,認識宇宙天體的運行規律和相互之間的作用力,以及自然萬物的內在機理和他們的內部結構,從而更加認識神無比強大的能力,高深莫測的智慧和祂無微不至的對我們人類的大愛;由此使我們人類更加認識祂、更加敬畏、順服、謙卑、感恩於祂;更好地完成祂交給我們的大使命,將祂賜給我們的福音傳給萬族萬民,讓我們在基督的大愛裏彼此相愛;彼此饒恕;彼此包容;互相謙卑;同心合一的活出神之兒女的真正模樣。同時,讓我們得益於神的理性啟示,並利用我們得到的科學知識,同時運用神設計、製定的規律和法則,管理和應用好整個宇宙,更好地榮耀和贊美我們偉大的造物主。

究其對上帝的信仰與科學的終極目的,猶如從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法,共同追求和認識什麽是真理。科學的手段和方法僅適用於研究自然世界,它基於觀察、測量、推理和運用合理、嚴謹的邏輯,建立規範化的理論解釋上帝創造的自然現象;正確的科學規律之理論的整合就是建立在這些手段和方法的基礎之上的。而我們人類對上帝之信仰的研究遠比科學要長遠得多。我們曾利用古文學、語言學、考古學、邏輯學、社會學、歷史學等作爲研究的工具。正確的神學當建立在被啟示的經文之上(聖經),並能闡明人類的經歷、其內心的光景、道德的標準、生命的意義與歸宿,讓世人領悟上帝造人的初衷和目的。所以,信仰與科學都需要運用理性與信心。

理性則用在科學研究上是刻意的,信心是隱藏的:即是不可少的;信心的運用在神學上是刻意的,理性是隱藏的,也是不可少的。我們堅信宇宙萬物是出於唯一一位造物主刻意創造的結果,同樣,自然萬物與“聖經”皆都出於祂之手筆,即同是祂所寫的兩本書(參閱詩篇19篇),衹有將這兩本書合起來讀,才能明白上帝之創造的完全、真正的意願,倘若將其分開,亦衹能認識整體之片面,且使兩者都不得完全。近代科學的奠基人愛因斯坦有兩句傳世名言,一句是:“上帝不擲骰子”。另一句是:“科學沒有宗教,是跛的;宗教沒有科學,是瞎的”。近百年來在科學界、宗教界、哲學界爲了這兩句話該如何詮釋而爭論不休。其實他是一位非常懷有童趣而又十分幽默風趣的智者,第一句直白地解釋爲:上帝就是真理。真理是絕對的而不是相對的,它不會因爲環境條件的變化而改變。第二句可以解釋爲: 如要證明上帝的存在,聖經與大自然這二本書是相依共存的,並相互佐證上帝的實存,共同見證上帝是真理。保羅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20)。我們周圍生活的必需品,我們賴以生存的自然萬物,由於與我們關係太密切,反而往往會被我們忽略或熟視無睹。宇宙天體、自然萬物,包括我們人類都是上帝親手打造的,這裏保存著上帝奇妙精心的設計、高深莫測的智慧,無比強大的能力,對我們人類博大至深的仁愛。這是上帝親手打造送給我們人類的另一本書;這是上帝早就預備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通過科學家們不斷的追尋探索、研究發現,同時逐步認識上帝智慧的奧秘,並不斷地揭示給我們,使我們能通過上帝的啟示,運用、管理並利用神創造的一切,在神的大愛中美好而和諧的生活。如果我們脫離世俗的私欲和功利的浮燥,在基督的愛裏找到平靜的心態,用心仔細的去觀察周圍的事物,就會發現處處事事都內含著神的啟示、神的愛、神的智慧與能力。讓我們重溫科學之父牛頓曾經這麽說:唯有這位智者有大能力,創造、計劃如此美麗的太陽系,各大行星、衛星……一切都由他支配統治,他是萬有的主宰。愛因斯坦也說:無限高超的神在我們微弱心智所能覺察的瑣細小事上顯示祂的存在,我對之心悅誠服。我的信仰由此構成。在我心靈深處,確信有個超越的智能彰顯在不可思議的宇宙中,這構成我對神的信念。

聖經說: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神爲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2:7、9)。聖經說:你們出生以來,我就照顧呵護你們,直到年老白髮,我還是這樣懷抱著你!我造了你,必定照顧你。(以賽亞書4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