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劍偕主恩

李明順                                             

美國「領袖關係網」創辦人班福德將人生喻為球賽:35歲前是人生上半場,35-45歲為中場,45歲以後為人生下半場。如果上半場是追逐“成功”,下半場則是達成“意義”,下半場應該是生命中的黃金時代。

我出生於中國湖北南部某鄉村的“黑五類”家庭,受“文革”沖擊,16歲前基本是在貧苦、壓抑與歧視的環境中長大,因而從小練就“個人奮鬥”的心態和比較倔強的性格。高考時,國家已漸鬆綁,我順利考入大學,十年寒窗拼命苦讀,27歲獲中山大學理學博士學位,隨即進入廣東省某政府機構工作,32歲晉升高級職位。這些看似的“成功”並不能讓我心裏滿足,我認定“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心想出國,這是那時代受過高等教育之國人的集體意識。

在廣州攻讀博士學位時,已有長輩給我傳福音,只是“種子落在路旁”(太13:4),我只相信“一切靠自己”,十分功利性看待人生,沒認真理會耶穌。1994年家父53歲不幸患癌症,病患晚期他身體痛苦和對人生之絕望對我有極大的震撼,讓我開始思考人生究竟為何?是否存在意義?如何讓人避開絕望?剛辦完父親後事,我就得到香港大學博士後的offer,我的上司是位很好的基督徒,我就有機會再認識福音,這次我心不再是“硬土”,我認真研究福音內容,發現福音能切合人真正的需要,並非是人表面理解的迷信,能過我的理性關。我接受了福音,於1997年在廣州某教堂受洗,回歸上帝的懷抱。

不久我和妻子在廣州認識一對美國宣教士夫婦,成為好友,我們就參加他們的每週查經團契。近三年穩定的查經學習對我們幼嫩生命的建造功不可沒,他們信仰生命的自然流露,對我們也有深遠的影響。當時我們小組有10餘人固定參加,如今看來,有近一半組員開始全時間事奉,其他人也有相對穩定的信仰生活。而我第一次在麥當勞傳福音的“果子”(今在悉尼)也成為我們的朋友與同行者,也許這就是神給我們的回報。

人生中場,我們“漂”了不少地方。世紀之初我們移民澳洲,有工作、有學習、有事奉、有安歇,是我一生中最享受的生命平衡的時光;神還賜給我們兩個兒女為產業。那時我看見神家工人之缺乏,就心生全時間事奉的念頭。“服事上帝好得無比,還有什麽比這更有意義呢?”我想。這是否是神的呼召?我為此掙紮,並像基甸那樣向神尋求許多印證來堅固自己微薄的信心,卻發現神斷然攔阻我去全時間裝備之路。無奈生命與「熱心」是兩個不同層面的特質,兩樣都好,但上帝更看重前者,生命須要繼續陶造。

2004年神帶領我拖家帶口離開澳洲回到國內某大學任教。五年多的工作和帶職事奉,回首發現其中滿有恩典的脂油:工作上有良好的業績與見證,服事中亦滿有喜樂和果效。這幾年的生活和服事讓我體會到“道成肉身”(信仰生活化)的意義,原來基督徒的實際生活可以對週圍的群體有很大的影響力,“潤物細無聲”的作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在大學工作期間,仍無法忘懷以前之立志,全時間裝備之渴望越來越熾熱,原來生命中放不下的東西,神又花上一段時間讓我坦然越過。合約期滿,神已開路並預備好我進入神學院學習,而這次我與太太對這決定不再有任何掙紮。2009年我們舉家遷到香港,開始了生活的新一頁。

從全職任教到全時間學習,在經濟上、身份上、心態上、生活上有極大的重新適應和學習,其中充滿艱辛。先是各樣的壓力慢慢消耗起初的信心,進入第三年,身體上的軟弱令我跌入低谷,身心靈極為疲乏,前不見曙光,後沒有退路,幸有太太和教會牧者、團契弟兄姊妹的攙扶,慢慢走出幽谷。正如一位牧者所勉勵我的:“焉不知你現在的低谷是讓你日後行得更高呢?”感謝神,祂的恩典夠用,我於2013年6月完成神學裝備,才慢慢細會到保羅所言“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羅5:3-5)。畢業後蒙基督教會活石堂支持,我有一年時間在香港繼續操練教會牧職和差傳事工。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多謝黃金海岸華人基督教會弟兄姊妹的關愛和信任。十年後重返黃金海岸教會,雖忐忑戰兢,但仍期待與你們一同經歷神的豐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