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和睦相處之道

劉雲龍

「問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問也;說楛者,勿聽也;有爭氣者,勿與辯也。」

荀子<<勸學篇>>

弟兄姊妹,如果有人向我們說閒言閒語, 我們將會如何處理呢?中國儒家大師荀子認為「若有心懷惡意向你提問的人,不要告訴他;若有心懷惡意告訴你的人,千萬不要向他提問;若有心懷惡意與你說話的人,千萬不要聽他說什麼;若有蠻不講理,爭吵鬥氣的人,不要和他爭辯。」荀子的意思,主要是勸人不要說和不要聽是是非非的東西。

荀子又曾說過另一句名言:「是是非非謂之智,非是是非謂之愚。」在這裡,荀子並不是主張說是說非便有智慧,不說是非便是愚蠢。他的意思是:對正確的東西便說對, 對錯的東西便說不對,那便是有智慧的。相反地, 說對的東西不對, 說錯的東西對,那便是愚蠢了。頭一句頭一個「是」字和「非」字是動詞,後一個「是」字和「非」字是名詞。尾句頭一個「非」字和第二個「是」字是動詞,頭一個「是」字和第二個「非」字是名詞。

不和睦的緣由

在教會中,有很多事情可以引起弟兄姊妹之間的不和,但我看重要的有以下三點:

(一) 嫉妒

首先是嫉妒。他 (包括女性,下同)有錢過我、他駕駛名貴房車,我駕駛普通而舊的汽車、她漂亮過我,他口才好過我、 他唱歌好聽過我、他講道比我強、他學問好過我、他的子女比我的子女讀書聰明和做事能幹、他的靈性好過我、例子不一而足。在教會裡,所有這些事都有可能會構成使我們被嫉妒的對象。

嫉妒是很可怕的,它讓我們不用理由便對他人不友善。所以當我們發覺有人不喜歡我們時,不要立刻下定論我們可能做錯了事或得罪了人。很多時是因為我們雖無過犯,但他卻嫉妒我們, 我們便成為他不喜歡的對象。

在羅馬書十二章十五節中,使徒保羅要求我們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但很多時,我們都很願意與哀哭的人同哭,而不願意與喜樂的人同樂。因為我們有時都會嫉妒有東西值得喜樂的人。

(二) 說閒言

其次是說閒言。在雅各書三章五節中說到舌頭是百體中最小的,卻能說大話。它雖然只是星星之火,卻可以燎原。

可能是人的天性,我們都喜歡說閒言。有時還將閒言作人情,而每次說閒言時都感覺自己很正義,很少會在說閒言時譴責自己。有時我們甚至會惡人先告狀。有這樣的一個故事,從前有一個有錢人, 他患了絕症。他有三個最好的朋友:一個是律師、一個是牧師、一個是醫生。他給他們每人五十萬元,然後對他們說:「我知道我不能將金錢帶走,但我還是想嘗試。我須要你們保證,你們會將這五十萬元放進棺木中與我一同埋葬。」一個月後,他便死了。葬禮完畢後,這三個死者生前最好的朋友便聚在一起。那個醫生說:「我得承認我沒有將金錢放在棺木中,我將它捐了給兒童醫院基金。」那個牧師說:「我亦承認我也沒有將金錢放在棺木中, 我將它捐了給安老院去建護理中心。」然後那個律師義正詞嚴地說:「我對你們的做法感到震驚!你們怎可以不遵守死者的遺言。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寫了一張私人支票放進棺木中與他一同埋葬。」弟兄姊妹,你想那個死者能兌現這張私人支票嗎?雖然這個例子有些極端,有時我們的確就好像這個律師一樣,惡人先告狀。

更糟糕的是當我們在說閒言時還覺得自己不是在說閒言。我還記得蔡宗鴻牧師在上課時(他是我在昆士蘭聖經學院讀神學時的講師)曾提及一件事。他說:『有一次我回香港,在搭天星小輪時,前面坐著兩位太太,其中一位說:「我這個人不喜歡說人是非,不過講開又講啦…」於是在「不過」之後,便猛說是非了。』

不要以為聽者能保守秘密。其實與我們一般相信的相反,最好散播閒言的方法便是告訴別人不要將閒言說出去。它將如雪球滾出去一樣,很快便街知巷聞。而且閒言是越傳越走樣的,且越傳越壞。譬如,本來的事實是例行身體檢查,但一旦傳開去,它可能變成懷疑癌症的檢查了!對這個傳消息的方法,英文稱為「中國人私語」(Chinese whisper) 。我不知道為什麼稱為「中國人私語」,可能是因為中國人特別喜歡說閒言也說不定。

(三) 不能饒恕別人和不能接納與己不同的人

第三個能引起弟兄姊妹之間不和的原因,就是不能饒恕別人和不能接納與己不同的人。一旦被人傷害,我們第一個反應便是感覺痛苦和憤怒。雖然聖經有很多經文教導我們去饒恕別人的過犯,我們就是不能饒恕。結果是見面時不理不啋,背後卻說長道短,每一方都認為對方是錯的,自己是對的。於是雙方都陷入苦惱中。

有時我們甚至誤將假警報作真實。中國人有句成語叫做」,廣東俗語所謂「踩著芋莢當蛇」。這些都是假警報,而我們很多時都當為真實,將別人的無心之失當成是故意傷害我們。

猶有甚者,便是當別人只犯了一次錯誤後,他便被定了型似的(labelled) 。以後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笑,我們都看不順眼。這樣下去, 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便會越來越惡劣。

有時不一定對方犯了甚麼錯誤,而只是因為他在言行,舉止,性格或甚至在文化背景上與我們不同,我們便不喜歡他。

解決的方法

如何才能解決問題呢?我有以下的提議:

 () 不要說或聽閒言

首先是不要說或聽閒言。荀子說得很清楚,若有人向我們問和說有關於閒言閒語的東西,不要答和聽他。中國人有句諺語:「謠言止於智者」。對一個有智慧的人來說,謠言就只有到他為止而止息。俗語亦有一句叫「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在在都勸我們不要說和不要聽閒言。「標竿人生」(Purpose-driven Life) 一書的作者華理克牧師(Rev. Rick Warren)曾說:「聽閒言如接賊贓,罪與賊同。」(Listening to gossip is like accepting stolen property, and it makes you just as guilty of the crime) 中國人有一句格言我很喜歡,那便是「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說人非」。

在雅各書中說到,舌頭是百體中最小的,但其毀滅性卻很大。蔡宗鴻牧師曾經這樣說過,當我們要說話時,要滿足三個條件才好說:

第一,是否事實? 我們是否親身經歷,親耳聽到。很多時從第三者聽回來的多是一半事實,一半是講者想當然或有意或無意中將其引伸加進去的。所以若不是親身經歷,親耳聽到,可免說則免說;

第二,有需要否?若沒有需要,便不要說;

第三, 是否恩慈?若說出去,是否對別人有傷害或會否引起弟兄姊妹的紛爭?若有這種可能,便不要說。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當問題發生時,我們便噤若寒蟬,不敢說出來,把它掩藏以避免衝突。這樣使問題更糟,因為這樣人們便會將不滿藏在心裡,有朝一日便會一發不可收拾。我的意思是當問題發生時,有關的弟兄姊妹要冷靜,用愛心和關心的態度去商討解決問題的辦法, 對事不對人。

() 以基督的心為心,好處不在基督以外

其次是以基督的心為心,好處不在基督以外。我們為什麼會嫉妒呢?歸根結底是因為看得這個短暫的世界太重要,於是著重今生的得著。當別人有而自己沒有時,便會產生嫉妒。對基督徒來說,今生是短暫的,永恆才最重要。我們若能這樣想,我們的好處就不在基督以外,正所謂我們不在乎得著主的賜恩,我們更在乎得著賜恩的主。我們若願意,人人都可得著賜恩的主,那來嫉妒可言呢?況且擁有太多,有時反成負累,正所謂「鷦鷯(一種小鳥)巢林,不過一枝」,「雖有廣廈千幢,我睡不過一牀」。所以我們在物質上的需要實在不大。

相反地,我們應該以教會中有不同恩賜和才能的人歡喜快樂。他比我有錢嗎?他可以在這方面奉獻更多,傳福音都需要錢。他口才好嗎?這樣教會崇拜便會更活,大家更能抖擻精神。他的歌聲好聽嗎?這是一件美事,崇拜便更能歌頌神。他講道有能力嗎?弟兄姊妹就能得到更多靈糧餵養。他的知識和靈命好嗎?這亦是一件美事,他便可造就其他的弟兄姊妹。於是我們各如基督的肢體,連絡得合適,成為一個基督的身體,那是何等美好的事!況且神是很公平的,「…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12:48)

 

() 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

最後是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每次當我們不願饒恕別人時,便想想自己是何等的罪人,主都已經饒恕了我們,我們還能有甚麼義不饒恕別人呢?

我們還記得聖經那個饒恕的比喻嗎?在馬太福音十八章二十三至三十五節中說到有一個僕人,他欠了主人一千萬兩銀子,沒法償還,他本該販妻鬻兒及變賣一切來償還,但他求主人寬容,主人不但釋放了他,並且免他的債。但一轉頭,他對一個欠了他十兩銀子的同伴,不但不肯寬容,還將他下在監裡。主人知後當然大怒,將這個沒有憐憫心的僕人交給掌刑的。在這個故事中, 僕人就是我們自己,同伴就是弟兄姊妹,主人當然就是神了。神饒恕了我們那麼多,難道我們還對弟兄姊妹的一些小錯斤斤計較嗎?那段經文最後這樣說:「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聖經在歌羅西書中說到:「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西三章十三節)若能彼此寬恕和接納,弟兄姊妹之間便會如詩人大衛所說:「看哪,弟兄(當然也包括姊妹)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一節)希望這些經文能給我們幫助和鼓勵。

還有,我們都有一種傾向,便是喜歡與自己合得來的人一起,成為小圈子,而不喜歡言行舉止與自己不同的人。其實神造人每個都是獨特的。神要求我們在衪裡面合一,而不是要求每個人千篇一律,在祂裡面劃一。所以我們要學習包容異己,與自己不同的人相處,在主裡面合一。華理克牧師亦曾說:「我們不須在每事上同意,才能並肩而行。」(We can walk arm-in-arm without seeing eye-to-eye on every issue)

 

結語

弟兄姊妹,我們願意不說和不聽閒言閒語嗎?我們願意以基督的心為心及我們的好處不在基督以外嗎?我們願意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嗎? 若答案是肯定的,我相信弟兄姊妹必能和睦相處。

有些上述所言毛病,省察自己有時亦不自覺地偶有所犯,作此篇以自我警惕,亦願與弟兄姊妹共勉, 求主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