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工作操守之回思

劉雲龍

事情發生在香港,那時我還未移民澳洲。在香港時,我除了一段很短的時間在香港稅務局工作外,一直都在會計師樓工作:先是作為僱員、後為初級合夥人、最後是自己執業。

由於職業是會計師,所以經常與數字為伍。數字是很奇妙的東西,一個零可以是很重要,亦可以是毫無意義,這要視乎你把它放在那裏了。若將零放在一百萬前頭,它毫無意義,仍舊是一百萬;若放在後面,那就不可同曰而語了,一百萬現在變成了一仟萬,十倍於原來的數字。再舉一個例子,一百萬元的公司利得稅是三十萬元(以現行的稅率百分之三十計算);若在後面加個零,那便變成一仟萬元了,一仟萬元的公司利得稅是三百萬元。無怪乎很多商人千方百計,絞盡腦汁,想將利潤降低以減少稅債。

現在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在香港工作時遭遇到與工作操守有關的問題及我如何處理它們的例子。

在我工作在一家會計師樓作為僱員時,我有這樣的一個經歷。在那些日子裏,會計師樓主要的工作是審計帳目及編製稅表。曾有一個我處理的個案,審計完後,我便編製好財務報表及稅表,並寫好審計報告,然後交給老闆。數天後,老闆叫我去他的辦公室見他,且對我和颜悅色,笑容可掬。我一心以為鴻鵠將至,想必因工作出色而得到讚賞,甚至異想天開,想獲得升職加薪。誰知升職加薪故然沒我的份,連一句讚賞的話也沒有,還出乎意外地,他要求我將財政年度尾的存貨數額減去最後的一個零:這就等於存貨數字只有原來的十分一,利潤便相應地減少,最後稅債亦相應地降低。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老闆對我如此優禮有加。我頓時感覺晴天霹靂,內心極度不安,但我卻沒有說什麼便拿了檔案離開了老闆的辦公室。

當夜輾轉反側,不能成眠,內心好像有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因我明知這樣更改是不對的;但我亦知道我若不妥協,後果堪虞,我那份工便危如纍卵,隨時有被炒魷魚(解僱)的可能(而那時在香港要找一份工作不是那麽容易的)。經過一番掙扎後,我還是堅持我的工作操守,並準備面對老闆,當然亦很清楚後果將會是什麼。

除了某些特殊例子外,一般在審計報告中,你必須說明資產負債表是否能顯示公司在資產負債表當日的真實及公平狀況和損益表能否顯示是年度的真實盈利或虧損。

翌日,我拿著檔案進入老闆的辦公室面對他並準備好被解僱的後果。我對老闆說,我不能這樣做。我問他如何能說你的財務報表能顯示一個真實及公平的狀況當你明知它們是假的。霎時間,你可看到他難看的面色,他即時的反應便是向我呼喝,叫我放下那檔案,並立刻離開他的辦公室。我離開後便思想著當天未完前便會被召回他的辦公室,叫我明天不用上班了,並給我一個大信封,裏面放著我最後的薪酬。

然而,時間像滴水般慢慢地過去,但卻沒有什麼動静。這樣使情況更糟,因為你若被解僱,最低限度你已知結果。但現在卻不明所以,不知明天將會發生什麼事。明顯地我當晚亦整夜難眠。翌日我再回辦公室,想著當天可能是最後工作的一天。當天時間過得特別慢。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同樣的經歷:那便是當你有東西懸而未決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慢。我好像待宰的羔羊,隨時被送去屠宰場。最後,決定的時刻終於來臨,我被召進老闆的辦公室。老闆面無表情,並說:「這是你負責的檔案,照你原定的做法完成它。」除感覺有些詫異外,頓時如釋重負,好像皇恩大赦,雨過天青一樣。數月後,我進升為審計經理。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我得到進升:也許是我的忠誠、還是因為我的努力、可能兩樣因素都有也說不定。

第二個個案是我在另一間會計師樓工作的時候。當時我是初級合夥人。一天,高級合夥人屬意我為客戶編製一份財務報表提供給銀行作為貸款之用。但當我根據客戶帳簿及其他財務記錄編好財務報表後,發現公司的盈利和資產狀況比想像中差。當你向銀行貸款時,銀行必須審查你的盈利、資產和負債狀況,然後才決定是否給予貸款及貸款多少。若你的盈利及資產狀況良好,銀行較願意貸款給你。當那個高級合夥人知悉該公司的盈利及資產狀況後,便與我開會並提議我將財務報表作不正當地調整,以使它們看來有更好的盈利及資產狀況(我已記不清楚是否在某些資產項目上加個零)。我立時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的要求。他最後只好取回檔案並自行改動和簽署那份財務報表。

由於類似上述的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以至最後我無法忍受,便與他拆夥離開而自行執業。在我離開該會計師樓約兩年後,聽到那位曾與我共事的高級合夥人被判入獄,罪名是他與客戶串謀做假帳。有關客戶要宣佈破產,而有關的銀行亦遭受不少損失。

回想起來,良好的工作操守是如何的重要;若不在短期內見效,長遠來說,良好的工作操守必會為你帶來報償。弟兄姊妹和未信主的朋友,雖然事情發生在我未是個基督徒之前,但我堅信這是由於我所作的合乎神的心意,所以神都給我獎賞作為鼓勵和保守我不至陷入牢獄之災。正如箴言書中說:「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祂所喜悅。」(箴12:22)願神也給您們同樣的鼓勵和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