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講堂 — 亞割谷的啟示

楊炳榮

在以色列耶利哥城的南面、猶大曠野的北部,有個名叫亞割谷的地方,那裏有一堆放起來的石頭,石頭的背後有一段歷史。事緣主前一千四百年左右,以色列人由領袖約書亞帶領渡過約但河進入迦南地,他們剛從攻取耶利哥城的勝利中出來,竟在緊接的艾城一役中挫敗;原以為區區艾城,二三千人就能攻取,怎料軍士竟在艾城人面前逃跑,損折三十六人,還被敵人追趕,眾民的心因此如水消化。領袖約書亞及以色列的長老在神面前披頭蒙灰,俯伏地上哀告神說,為什麼神要將他們領過約旦河卻把他們交在敵人手中使他們滅亡,迦南的其他居民若聽見他們戰敗,必來圍困,將他們消滅。

約書亞記第七章一節交待了這次失敗的原因: 「以色列人在當滅的物上犯了罪.因為猶大支派中、謝拉的曾孫、撒底的孫子、迦米的兒子亞干、取了當滅的物.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原來以色列人當中有名叫亞干的貪心犯罪,在先前耶利哥戰役中私取神吩咐不應取之物 — 銀子、金子、與一件美輪美奐的示拿衣服,以致以色列人違背了神,祝福成了咒詛,神不再同在,以色列人就在艾城人面前敗下。

約書亞找出亞干後,以色列眾人為了叫神轉意,就用石頭打死他,用火焚燒他所有的,在他身上堆了一大堆石頭,作後世之鑑。「眾人在亞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頭,、直存到今日.於是耶和華轉意,不發他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亞割谷、直到今日。〔亞割就是連累的意思〕」(約七26)

亞割和亞干兩字意義相仿,都是麻煩、使人遭禍的意思。亞干的罪不單連累了以色列人在艾城戰役落敗,也連累了三十六個族人的性命,最終也連累了亞干自己、並兒女、牛、驢、羊、帳棚、以及他所有的。所以亞割谷被稱為「連累之谷」。

亞割谷的教訓,對今日的基督徒,帶來什麽啟示呢?基督徒屬靈生命中,要得勝仇敵,人的能力有限,需要神的同在與幫助。神沒同在,在仇敵面前必然失敗。不論你如何奮勇拼命努力,依然是打敗仗。神也不單看群體、也看個體:一人犯罪可連累全群,因罪有牽連性。一人犯罪,眾人受累。「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麼?」(林前五6) 神是聖潔的,一點兒的罪就能阻礙人神間的關係,有如一點污水會染污整缸食水;教會為神在世上作見証,成敗也關係於每一員,這點尤為重要。

以弗所書第六章形容信徒爭戰,不是與屬血氣的、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須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才能抵擋魔鬼的詭計。沒倚靠神,單靠人力來試圖與爭奪靈魂的惡魔爭戰,結局可想而知。單靠人的聰明,低估屬靈戰爭的激烈,冒然上陣,只會落得棄甲而逃的下場。

但這究竟不是艾城戰役失敗的主因,以色列人在艾城上敗陣的原因,是罪!罪使他們違背了與神立之約、使神不與他們同在、故此他們在仇敵面前倒下奔逃。這就是亞干的罪。

亞干犯罪是試探忽然臨到,還是貪念在那時剛好成了氣候,使他作出這愚行呢?我們無法判定,只是從他悲慘的結局顯示這不是一時之興;很清楚在耶利哥城傾覆被火焚毀之前的那個傍晚,他偷取了不應拿之物;我們可以想像亞干在漫天烽火中把東西秘密運送出城,然後帶回帳棚並在沙地挖洞藏起來。亞干偷竊的過程這般周詳慎密,以至在約書亞查究禍首的過程中他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直至神那不失誤的手藉著祭司將他指明出來。當惡行被暴露,你可想像亞干那驚惶、羞愧、無地自容的情境。原以為人不知的,在神卻一目了然;或許他也曾有過良心不安的一刻,但偷竊當時並沒有像現在般有一群震驚的人圍觀,也沒有親朋蒼白的臉看著。他確曾經心存僥倖,但那偷竊的興奮很快過去,繼之卻是那沉悶滯重的犯罪感啃吃心頭,良心譴責。在艾城的峽谷中,他看到同伴掉頭逃跑、奔逃回營,他看見在戰場上倒下三十六人的親族哀痛欲絕,看見約書亞及以色列的長老們失望惶然在約柜前哀哭。他明白了,是他的罪導致以色列的羞辱與災禍,但他得假裝著與這些無關。

現在他不須假裝清白了,也不必再保持莫不相干的表情。那秘密已被揭開不能隱藏,就像舊傢俱被移開時,蟑螂四處奔逃,、無處藏身的境狀。坦白招認了,反讓自己舒一口氣。有人問,亞干不是在神面前誠實認了罪嗎,為什麼仍要被石頭打死呢?的確,最後亞干的心已扭轉,但與罪的刑罰是兩回事;罪是有後果的,就像一個小孩偷吃糖果,被母親發現,他雖知錯,母親也原諒了他,然而那蛀壞了的牙齒,卻無法挽回須要脫掉;亞干終被治罪!

懲處是嚴厲的,後果是可怕的,但人多看罪的後果,想像如果沒被發現那多好!有多少人對罪的本身敏感痛恨?有多少人厭惡罪惡,不言輕易犯罪?又有多少人了解犯罪是與神為敵?我們畏懼罪的後果甚於罪的本身,怕被發現甚於怕作錯事,害怕別人議論甚麽更甚於害怕那張從眾天使群中望著我們因我們的罪而憂傷的眼。我們說已從罪中釋放,但我們知道其實不然;沒有一個從人所生的可以過完全無罪的生命;看似純潔,貌似聖人,但都同屬墮落的族類,需要神的救贖與赦免。我們本應更純潔、更可愛、更聖潔,惟盼對罪認識更深。主耶穌在死時所受的痛苦與羞辱,會否令我們體會罪的嚴重性?為罪的原故神曾為我們付上了極重無比的代價,這應使我們了解罪的可怕性。罪的可怕性不單止於那懲罰 — 地獄裡永不死的蟲、永不熄滅的火,而是它足以令人與那愛與生命的源頭分離,再沒有任何關係。

我們愈認識聖潔的神,就愈能由祂的思想出發,看清楚我們心中最細微的罪。我們會在最意料不到的地方看到罪隱藏在那裏;例如:我們最隱密的動機、假裝的虔誠、對別人的草率批判、我們缺少溫和、敏銳和愛心、輕易比較和論斷別人。要知道我們若有一個眼神、一個語調、一個姿勢、說話或念頭,跟神那完全的愛不一致,就表示罪的病毒並未從我們的本性中被徹底除掉。在此時刻,我們便不會單為罪的後果,、反而為罪的本身哀傷了,這就是敬虔的哀傷;出於這種哀傷的眼淚,神要差他的使者,收在他的皮袋裏;在我們為罪本身發出敬虔的哀傷時,正是我們最貼近神心意的時刻。

我們的生命若常落在失敗的光景中,可有考慮是否有隱藏未曾對付的罪?也許我們不見得輕易找到它的源頭,但可以確定是它仍在那裏。電線的導體有地方出了錯,使得電流也就是使流向我們神之恩典與能力停滯不前。這時候禱告求神賜福是無用的,除非我們先修補好這個缺口。當順服在神面前,讓祂幫助我們審視待人處世及所行的,是否合神心意;因為罪必須先被對付,神的恩惠能力纔能臨到;問題並不是神樂意不樂意,而是這屬靈的法則使祂不能與被縱容的罪相容。

罪惡的開花結果通常始自極小的開始。罪之細菌起初看來不算甚麽,可能只是容讓一點錯誤的思想或行為存在,但罪逐漸壯大生長,終至難以收拾。我們通常會對付的,是罪敗露時之烈焰,但我們更應對付的,是烈火熊熊之前那星火。罪,其實是早被縱容的罪根所發展出來的結果,那段時間它潛伏在我們心裏凝聚力量;一個雪崩,是由幾片雪花崩落所連帶引起的,人被雪崩吞噬覆埋之前數周,就已經飄落在它們的位置上。所以智者出此警語:「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23)。只有靠著聖靈的恩典常常保持敏銳的良心,才不致讓隱藏的罪欺騙。

凡是神所光照的罪,我們都必須除去;若心力辦不到,或意志動搖,或罪的轄制已使我們無力舉石握刀,那麼神就會為我們作那當作卻無能為力的工作。有些人生來堅強,敢自己掄起斧頭砍掉剛開始腐爛的手臂,以免毒素侵入整個身體;有些人則等待外科醫生動手術,但所學的是同樣的功課,就是樂意讓神在我們身上完成衪的工作。

亞割谷是懲罰與祝福交滙的地方,以色列人在亞割谷執行了神對亞干的懲處,就重新獲取了艾城的勝利。亞割谷是經由失敗達到得勝的轉捩點,以色列人經歷了慘痛的失敗,但對付罪後,就進到滿有神同在得勝榮耀的光景中。

何西亞書二章十五節題到以色列說「賜她亞割谷作為指望的門。」以賽亞書六十五章十節也提到亞割谷,內裡牛群羊群代表神的子民,他們要經歷亞割谷而得勝。亞割谷成了他們躺臥歇息之處。無論是草場,是躺臥歇息之處,都是神為那尋求祂屬祂的子民所預備的 — 何等美好安息的一幅圖畫。連累人使人惹上麻煩的「亞割谷」,成了你我得勝蒙恩前往進入安息的門戶;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絕處逢生正是亞割谷最佳的寫照。在每個人的生命中,凡是有被神審判除罪的亞割谷,神都應許賜下指望的門。親愛的弟兄姊妹,罪不除去就沒有盼望,甚麼時候我們肯除去隱藏的罪,甚麼時候就有盼望,求主光照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