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文字的字源看神對炎黃子孫的親手引領

劉雲龍

曾聽人說,信基督教便是大逆不道,數典忘祖。使我很感詫異,至今仍有不少華人還有一種根深蒂固的想法, 認為基督教是從西方來的舶來品,即所謂「洋教」。不寧唯是,由於中國以前曾受西方國家欺凌,有些華人更認為基督教是夾著槍炮而來的,所以對基督教有很大的抗拒。當然,對聖經稍有認識的,都知道基督教是發祥自中東,經多年才輾轉傳到西方。但奇怪的是,他們對佛教卻不以為然,沒有這種抗拒,彷彿佛教是地道的中國宗教似的。其實佛教是大概在漢朝時(約公元後七十年左右)才初從印度(當時稱天竺)傳入中土,漸漸在中國植根並發揚光大,它反而在印度不盛行。若有的話,其實儒教和道教才是真正的中國地道宗教。不過眾所週知,那只不過是民間景仰孔子和老子而把他們神化罷了。

其實中華民族的始祖是信奉一神的,而且這個神(上帝)正是基督教信奉的神,因為有很多跡象和證據顯示,初民所信奉的上帝就是聖經中所說的那個上帝。根據一些我們古時的史書和典藉:如孔子編纂的五經(詩經、尚書、禮記、易經和春秋),司馬遷寫的史記和中國文字的構造,它們所指述的與創世記所記載的不謀而合。今次只想集中講述由我們的文字構造來證明基督教的神正是在中國歷史中親手引領炎黃子孫的神。其他方面待將來有機會再作分享。

中國文字的構造與其他語糸不同。其他語糸多以字母來構成一個字。但中國字卻是以筆劃來構成的,即所謂「方塊字」。如其他語糸的文字一樣,中國字亦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有所演變。但總的來說,中國字造字的原則可歸納為以下六類,即:象形(如「日」「月」)、會意(如「呆」字)、形聲(如「貓」字)、指事(如「上」「下」)、轉注(如「考」「老」- 形、音或意相近或通者)、假借(如「師」「獅」- 借音) 。但最先構造的文字卻是基於象形和會意,這亦是我今次集中要說的。

漢字最早形成於三千五百多年前,它是世界上唯一從起初流傳下來,沿用至今的文字。漢字不是表音字,而是一種象形和會意的文字。最早的漢字是被發現在商代(約公元前765-1122年)的甲骨文, 這些刻辭甲骨是用來占卜和記事的。大約在公元前五世紀開始,人們用木板,絲綢,竹片製成書面語言的記載,從此演變出的文字構成直到十九世紀末基本上沒有變化。秦始皇在公元221年統一中國,在任內統一中國文字。漢字形成的時期,大約是希伯來歷史中記載的「巴別塔」被毀壞,各族被分散居住的時期。古代的漢字反映了人類被創造後的第一個失敗事件,聖經中創世記的故事,在古代歷史上是廣為人知的, 以致反映在中國漢字中。

「福」這個字是從象形字演變而來。這個字的古體結構有一個「示 」, 這個偏房表示「上帝」 – 即神立在左邊。福字原字右上方是一罎酒,下面是一雙手。這兩個圖形都表示敬拜中舉起的雙手。這種組合表明:人和上帝的關係決定人是否得到祝福。敬拜上帝,與他和諧共處,會帶來無盡的平安和喜樂,這就是真正的福。如果人不回歸上帝, 就不能得到祝福。

「禁」這個字的意思是禁止。這個字上面有兩個木字,代表兩棵樹,下面的「示」字是「啟示」的意思。禁字中的示字,也與上面的福字的偏旁「示」一樣代表上帝。「林」字是由兩個木字構成, 是指分辨善惡樹和生命樹,也就是上帝啟示給亞當和夏娃分辨善惡樹上果子不可吃。

「婪」這個字的意思是「貪婪」或「渴求被禁止的東西」。這個字由上部的「林」字和下面的「女」字組成。正如在「禁」字中說過「林」字是代表分辨善惡樹和生命樹, 但下面為什麼竟然是個「女」字,而不是「男」字或其他的字呢?這正說明我們的先民知道第一個犯貪婪罪的是夏娃而不是亞當。始祖夏娃站在樹前,為了貪吃善惡樹上的果子而犯下歷史上第一個貪婪罪,背叛了神。夏娃在這兩棵樹前,起了貪婪的欲望,「婪」字記錄了這個事實。

「罪」這個字的古體字是上半部是個「自」字,代表「自己」,而下半部是個「辛」字,意思是「辛苦」。古人理解為「以自我為中心」,結果就是「苦」。這個字後來演變為現在的「罪」字是在秦始皇時代。秦始皇亦的確體味到以自我為中心的苦果。而這個字上面是個「四」字而下面是「非」字。他改這個字的時候卻始料不及,這正合乎創世記的說法。「非」的意思為「否定的」、「相反的」、「不對的」。這個字本身表明了中國古人很清楚原罪是怎樣發生的。這個字的兩部分指出了導致原罪的四個謬誤或謊言:

1.         撒但讓夏娃以為上帝很吝嗇,不肯把所有的好處給他們(….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創3:1)

2.         撒但讓夏娃以為上帝的禁止是過份的要求,很不合理(惟有園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創3:3)

3.         撒但狡猾地指出亞當和夏娃不會馬上就死亡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創4:4)

4.         撒但誘惑亞當、夏娃, 能夠像上帝一樣什麼都知道(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4:5)

「義」這個字的意思是公義。這個字上面是個羊字而下面是個我字。這個字看到神一早便把救贖的好消息告訴我們,即在神的救贖計劃中一早就為我們預備「替罪羊」,即為人類的罪獻上祂自己的羔羊(即耶穌基督)來代替我們罪的懲罰。在約翰福音一章二十九節中,施洗約翰說到:「…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羊在上我在下,表示人們看「我」時首先看到我上面的「羊」,以致我們因「羊」稱義。可見我們的先民創這字時,神已引領他們有關救贖的天機。

「血」這個字是代表一滴血落在獻祭的器皿中。在聖經中血代表生命,血的獻祭可以除去罪和滿足赦罪的要求。馬太福音二十六章二十八節中說到主耶穌舉起杯來說:「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在利未記十七章十一節中說:「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因血裡有生命,所以能贖罪。」可見我們的先民造這字時,便考慮到聖經中的神的要求和預備。

「羔」這個字的意思是小羊。這個漢字可一直追溯到甲骨文。這個字有兩部分,上面是「羊」,下面是「火」,即在火上烤羊或羊羔。人們通常喜歡用羊羔來獻祭,指神想告訴人救贖的觀念:罪要付代價,要付出生命,尤其要獻上一個無罪,完全的生命,來遮蓋我們的罪,因為只有無罪的才能為有罪的付代價。這正表示上帝美意的預表:上帝賜下他的羔羊耶穌基督為人類獻上了永遠的祭。

「船」這個字的意思是大舟:左邊是舟,右邊則八口。為什麼這個船字是八個口而不是七個口或九個口的舟呢?原來是當聖經講到洪水來臨時,進入方舟(當時最大的船)的剛巧就是八個人:挪亞,他的妻子,他的三個兒子閃、含、雅弗和他們的三個媳婦。(創世記七章十三節)可見我們的先民知悉洪水淹沒世界這件事。

以上所說的不過是一些範例,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的例子(如社、朿、蛇、喪、裸、羞、愧、兄、祭、盟、犧、等字)均顯示神作類似的啟示。但由於篇幅的關係,不能盡錄。只舉範例,希望大家能舉一隅而作三隅反。當我們看到上述文字構造的分析,若只一兩個與聖經所說的吻合,你或許會說那是巧合。但有那麼多字同證聖經所述,若說是巧合,那就難以想像和置信了!

弟兄姊妹和未信耶穌的朋友,看了上述中國文字構造的分析,我們還會說基督教的神是舶來品,西方來的神嗎?還是上述所言引證了中華民族和猶太民族是信奉同一個神,而更確證我們所信的神是真神,因為兩個表面看來互不相干的民族,他們的始祖都不約而同地述說同一個神的作為。

(以上關於字源的資料是摘錄自唐堯先生所著的那本「先賢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