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當做什麼?

李明顺            经文:22321

引言

背景:21章记载保罗上到耶路撒冷,拜访教会领袖雅各,述说神在外邦人中的作为。然而在那里数万信主的犹太人都为律法热心,指控保罗教训外邦犹太人离弃摩西律法。他们在圣殿捉住保罗,拉出殿外,想要杀他。结果千夫长恐怕生乱,拿住保罗,押他到营楼进行审问,保罗就请求准许他向百姓申辩,22章3-21就是保罗的自辩词。他怎样为自己辩护?用自己的生命见证,因为见证是他人很难驳倒的。

保罗遇见主耶稣的见证在《徒》讲了三次(9,22,26章)。在保罗遇到强光之后,保罗问了两个问题;1. 主啊,你是谁?(我是你所逼迫的耶稣);2. 主啊,我当作什么?第一个问题我们在座不需要再问了,第二个问题就是我要问的问题。各位,你有没有问这个问题?我观察教会,思考这个问题,发现教会大致有5种人:

  1. 从来不问“我当做什么?”,反而问“教会能为我做什么?”我鼓励两样都要问。教会是彼此服事的群体,既要参与服事,又要享受服事他人。
  2. 偶尔求问。在困境、试验当中求问,目的是求主排忧解难。这种求问比较功能性,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也需要。这段日子,我自己觉得处于人生较为低谷的时期,我求问也就多一些。
  3. 想问而不敢问。怕主真的给了答案,自己难做!不如就做个“难得糊涂”的基督徒,不知不为过!我信主两三年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已经信主,拿咗天堂护照,何必那么认真?有不少信徒处于这种光景。
  4. 似问非问。好似问咗,也的确做咗好多嘢。实际上没有。他问的是另一个问题:“我能够做什么?”而不是“我当做甚么?”大家能听出其中的分别吗?他/她非常热心,用自己的知识、才能、时间来服事教会。这已经不错啦。但若认真问这个问题,其事奉的果效会大不相同。
  5. 好像保罗,时常求问主,【我当做什么】

在我信仰经历的不同阶段,以上5种情况都出现过。不知大家如何?今日我重点不在分析我们是否有问这个问题,而是要看主耶稣对保罗的提问如何回应。让我们一起朗读V10,18,21三节经文。

V10【起来,进大马色去,在那里,要将所派你做的一切事告诉你】

V18【你赶紧地离开耶路撒冷,不可迟延;因你为我作的见证,这里的人必不领受】

V21【你去吧!我要差你远远的往外邦人那里去。】

这三句话是主在回应保罗所提出的一个问题:【主啊,我當做什麼?】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主耶稣给保罗的回答,里面出现了三个重要的动词:起来、离开、去,对我们的生命成长和参与宣教很有启发:这三个重要动词,我称之为3G(非智能手机)

一、Get up起来(v10,16)

保罗为什么要起来?“因为他仆倒!”“起來”在聖經中十分常用,既用在人身上,也用在神身上(詩篇,“求神起来”)。起來是一種行動的預備或者是行動的開始。在此保羅不單是身體上起來,更是從他的歷史、文化和僵化的猶太宗教觀中起來:他的出身、學問、身份好威;猶太人自認為神的選民,文化上優越,外邦人必須先遵守摩西律法,皈依猶太教,才能得救;保羅热心摩西律法,疯狂逼迫基督徒,司提反被杀,他在场间接帮手。现在主叫他重新看见,並要他【將所看见,所听见的,對着萬人为主作见证。】(15節)保罗要從他过去的生活中起来,与教会的弟兄姊妹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和与他们相交,他也要接受栽培,讓他從极端的犹太文化转化为基督教文化。起来是保罗生命的转捩点。保罗遇见主之后,首先要去大马士革,接受其他信徒的帮助,要透过与当地信徒生命的连接,从而明白神的心意。

我们要从“过去”起来。每个人都有过去,有的人过去很风光,有的人过去不堪回首,大多数人两样都有。风光、不如意都可以成为神的祝福,同时也可成为生命的拦阻,其分别在哪里?就在乎你有没有“起来”。生命的成长需要我们不停地起来,我们如有这个起来的意识,我们才能不断进步。

生命到了某个阶段,要起来似乎很困难。我觉得自己就处在这种光景。我的四年神学生活充满了挣扎,有很多的压力,第三年开始,情绪上出现困扰,当时就有怀疑自己能否完成学业。感谢神,祂的恩典够用,六月份我还是完成了。毕业前,老师同我分享:“明顺,我觉得你似乎有不少框框,框实自己,使你发挥不出来。”最后毕业分享(在教会),我太太話:明顺好像有一种捆锁,令他自己不得释放,无法自由地事奉。

我们不但要失败中起来,更要從我们的成功中起来。黄金海岸教会历史有20 多年,除了神的恩典,多亏很多弟兄姊妹的同心事奉和几位牧者的努力,方有今日的光景。07年我们有了很漂亮的堂址,是因为弟兄姊妹有意象,有负担,敢于起来,承担建堂的意象,这个神殿的一砖一瓦都是靠弟兄姊妹自己的奉献而建立起来。去年我们有新堂5周年纪念聚会,今年5月底,刘牧师离开后,我们还成功举办了小敏诗歌见证布道会。我们教会可能还是黄金海岸最具规模的华人教会。

但我们要从这一切中起来,尤其是在差傳方面起来。也许我个人的生命受宣教士的影响较多,在我自己的神学理念中,牧养与差傳是一个健康教会的两条腿,要平衡,两者互相促进,彼此推动。差傳分为M1(同文化:家人、亲朋、同学同事),M2(近文化:邻舍、社区),M3(跨文化:外地)。差傳既是主的吩咐,做起来可以化解许多牧养中出现的问题,让教会更多专注于神的国度,而不是我们自己,这样弟兄姊妹能更加合一,眼光更长远,心胸更开阔。

二、Get out离开

V17「后来,我回到耶路撒冷」应该是他得救之后第三年的事。主在异象中要保罗赶快离开耶路撒冷,因为那时正有狂热的犹太人认定保罗是叛教者,阴谋要杀害他。耶路撒冷是保罗成长与受教的地方,保罗是否情愿呢?他並不願意離開猶太人,他便爭辯說他過去的紀錄一定會使他的轉變對猶太人更為印象深刻。但是 主說猶太人絕不會聽他的,而他必須到外邦人中去。他要离开一些状态,好让生命更有机会成长。

“离开”是圣经中许多伟人的共同经历:亚伯拉罕离开吾珥,走向未知之地;雅各在其一生中至少有三次重要的离开;约瑟被兄弟出卖到埃及,成就了整个家族的拯救;路德、大卫、但以理都有离开的经历,有的是主动的,有的是无法自行选择的,但都在神的手中成就了祝福。使徒行传记载彼得被异象所指引,离开他被束缚的犹太教固有传统,保罗在三次传福音旅途中,不停地离开,颠簸流离,环绕地中海,建立教会。

信徒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都要学习离开,生命才能更加成熟。离开不但只是physically, 还有心态上、关系上、观念上、知识上。我自己的一生现在看起来是在不停地离开:年轻时离开家乡和父母在外地求学,之后离开工作,再之后离开祖国,到国外求学;又离开自己曾经事奉的教会与所熟悉的环境,来读神学;我还离开了自己的专业,甚至现在离开自己的母语(普通话)。

保罗要离开自己熟悉的耶路撒冷,离开他过去的犹太传统,丢弃那些他以为有益处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安舒区Comfort zone】,向着主给他的标杆直跑。讲到离开“安舒区”,我要提到两个“中”:中年和中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最需要安舒区,最享受安舒区,因此离开最难。

中年:有番地位、经济能力、人生经验;另一方面,中年男人,处境尴尬:社會期望高,危机意识强,上有老、下有小,家庭工作负荷重,身体开始走下坡路。有变化就心惊惊,要离开谈何容易!

中产:香港财爷話自己系中产,我们唔知算甚么?(有人話耶稣系中产!)我在大陆是中产,来到香港算最惨(新移民!)。中产是社会的中坚阶层,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力量。中产本身不是问题,但中产有一个固有的特征,就是寻求稳定、趋向内敛,而教会本质上不是一个稳定的群体,而是一个开放、动态、不断更新的群体!【我们一齐背诵大使命(太28章19-20):“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为了遵守主的命令,中产也需要离开!离开稳定与舒适的教会生活!

我又想多一层,我们需不需要为咗离开而离开呢?难道主的心意要求我们不断放下已有的根基、成就、熟悉的环境,不停地搬迁、转工、频频頗頗?我想不是。离开究竟是甚么?我喜欢用“扩张”(enlarge)自己的境界(雅比斯的祷告),有人喜欢用“超越”自己来表达。如何离开?我自己的领受就是每一位基督徒都不應該自限上帝在我們身上的作為,放手让圣灵来引导我们离开。

三、Go去

神要差派保罗“出去”作外邦人的使徒,活出使命的人生。“去”则有明确的方向性。保罗蒙神差派,要走到外邦人当中,到非犹太人群体,作耶稣基督的见证。每个基督徒都需要活出使命,以“出去”代替“坐下”,在在这个意义上,每个基督徒都是宣教士,只不过是M1,2,3之分别。去年五月,我們神學院安排去参观以前西方传教士的一个宣教工场——云南贵州交界之处的石门坎,让我深受感动。

石门坎海拔2200米,是苗族集聚地。偏远、落后,贫困区中最贫困的地方,当地人90%有黑牙(氟),80%女孩子没有上学。据香港乐施会2005年统计人均银行存款22元。

近100年前,这里举世闻名,它是中国西南文化圣地,教育重镇。从国外寄信,写上“中国石门坎”就能准确送达。这里有很多的中国第一:中国第一支足球队,第一个社区大型游泳池,首倡民间体育运动,首开男女同校先河,中国第一个倡导和实践双语教学,培养出第一个苗族博士,创办第一所麻风病院和第一个苗族医院,中国首次发现和报告地方氟病等。

这都是上帝借着一位英国循道会的传教士柏格里牧师(医师,教师)来祝福苗族同胞。他23岁领受上帝“去”的呼唤来到中国西南最贫穷的石门坎,创立苗文,兴办教育,引进西医,倡导民间体育,翻译苗文圣经,28年时间将他的生命和爱无私地献给苗族同胞,直到1915年,石门坎大规模流行伤寒病,柏牧师救治了大量村民、学生,自己也受到感染,51岁死于伤寒,葬在石门坎。柏牧师用生命来爱中国苗族同胞,用行动带领了一个民族归主(据认为80%的苗族人信基督教)。

每个人都有我们从主领受独特的召命,有我们要去的地方,那里可能是在远方的未得之民,但也可能就在就在近处的邻舍,澳洲就有好多未得之民,澳洲就有跨文化宣教的機會,你要去哪里呢?

我们要从心底里认真地问:主啊,我当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