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福音園地 (第6期)

十年磨劍偕主恩

李明順                                             

美國「領袖關係網」創辦人班福德將人生喻為球賽:35歲前是人生上半場,35-45歲為中場,45歲以後為人生下半場。如果上半場是追逐“成功”,下半場則是達成“意義”,下半場應該是生命中的黃金時代。

我出生於中國湖北南部某鄉村的“黑五類”家庭,受“文革”沖擊,16歲前基本是在貧苦、壓抑與歧視的環境中長大,因而從小練就“個人奮鬥”的心態和比較倔強的性格。高考時,國家已漸鬆綁,我順利考入大學,十年寒窗拼命苦讀,27歲獲中山大學理學博士學位,隨即進入廣東省某政府機構工作,32歲晉升高級職位。這些看似的“成功”並不能讓我心裏滿足,我認定“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心想出國,這是那時代受過高等教育之國人的集體意識。

在廣州攻讀博士學位時,已有長輩給我傳福音,只是“種子落在路旁”(太13:4),我只相信“一切靠自己”,十分功利性看待人生,沒認真理會耶穌。1994年家父53歲不幸患癌症,病患晚期他身體痛苦和對人生之絕望對我有極大的震撼,讓我開始思考人生究竟為何?是否存在意義?如何讓人避開絕望?剛辦完父親後事,我就得到香港大學博士後的offer,我的上司是位很好的基督徒,我就有機會再認識福音,這次我心不再是“硬土”,我認真研究福音內容,發現福音能切合人真正的需要,並非是人表面理解的迷信,能過我的理性關。我接受了福音,於1997年在廣州某教堂受洗,回歸上帝的懷抱。

不久我和妻子在廣州認識一對美國宣教士夫婦,成為好友,我們就參加他們的每週查經團契。近三年穩定的查經學習對我們幼嫩生命的建造功不可沒,他們信仰生命的自然流露,對我們也有深遠的影響。當時我們小組有10餘人固定參加,如今看來,有近一半組員開始全時間事奉,其他人也有相對穩定的信仰生活。而我第一次在麥當勞傳福音的“果子”(今在悉尼)也成為我們的朋友與同行者,也許這就是神給我們的回報。

人生中場,我們“漂”了不少地方。世紀之初我們移民澳洲,有工作、有學習、有事奉、有安歇,是我一生中最享受的生命平衡的時光;神還賜給我們兩個兒女為產業。那時我看見神家工人之缺乏,就心生全時間事奉的念頭。“服事上帝好得無比,還有什麽比這更有意義呢?”我想。這是否是神的呼召?我為此掙紮,並像基甸那樣向神尋求許多印證來堅固自己微薄的信心,卻發現神斷然攔阻我去全時間裝備之路。無奈生命與「熱心」是兩個不同層面的特質,兩樣都好,但上帝更看重前者,生命須要繼續陶造。

2004年神帶領我拖家帶口離開澳洲回到國內某大學任教。五年多的工作和帶職事奉,回首發現其中滿有恩典的脂油:工作上有良好的業績與見證,服事中亦滿有喜樂和果效。這幾年的生活和服事讓我體會到“道成肉身”(信仰生活化)的意義,原來基督徒的實際生活可以對週圍的群體有很大的影響力,“潤物細無聲”的作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在大學工作期間,仍無法忘懷以前之立志,全時間裝備之渴望越來越熾熱,原來生命中放不下的東西,神又花上一段時間讓我坦然越過。合約期滿,神已開路並預備好我進入神學院學習,而這次我與太太對這決定不再有任何掙紮。2009年我們舉家遷到香港,開始了生活的新一頁。

從全職任教到全時間學習,在經濟上、身份上、心態上、生活上有極大的重新適應和學習,其中充滿艱辛。先是各樣的壓力慢慢消耗起初的信心,進入第三年,身體上的軟弱令我跌入低谷,身心靈極為疲乏,前不見曙光,後沒有退路,幸有太太和教會牧者、團契弟兄姊妹的攙扶,慢慢走出幽谷。正如一位牧者所勉勵我的:“焉不知你現在的低谷是讓你日後行得更高呢?”感謝神,祂的恩典夠用,我於2013年6月完成神學裝備,才慢慢細會到保羅所言“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羅5:3-5)。畢業後蒙基督教會活石堂支持,我有一年時間在香港繼續操練教會牧職和差傳事工。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多謝黃金海岸華人基督教會弟兄姊妹的關愛和信任。十年後重返黃金海岸教會,雖忐忑戰兢,但仍期待與你們一同經歷神的豐盛。()

弟兄姊妹和睦相處之道

劉雲龍

「問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問也;說楛者,勿聽也;有爭氣者,勿與辯也。」

荀子<<勸學篇>>

弟兄姊妹,如果有人向我們說閒言閒語, 我們將會如何處理呢?中國儒家大師荀子認為「若有心懷惡意向你提問的人,不要告訴他;若有心懷惡意告訴你的人,千萬不要向他提問;若有心懷惡意與你說話的人,千萬不要聽他說什麼;若有蠻不講理,爭吵鬥氣的人,不要和他爭辯。」荀子的意思,主要是勸人不要說和不要聽是是非非的東西。

荀子又曾說過另一句名言:「是是非非謂之智,非是是非謂之愚。」在這裡,荀子並不是主張說是說非便有智慧,不說是非便是愚蠢。他的意思是:對正確的東西便說對, 對錯的東西便說不對,那便是有智慧的。相反地, 說對的東西不對, 說錯的東西對,那便是愚蠢了。頭一句頭一個「是」字和「非」字是動詞,後一個「是」字和「非」字是名詞。尾句頭一個「非」字和第二個「是」字是動詞,頭一個「是」字和第二個「非」字是名詞。

不和睦的緣由

在教會中,有很多事情可以引起弟兄姊妹之間的不和,但我看重要的有以下三點:

(一) 嫉妒

首先是嫉妒。他 (包括女性,下同)有錢過我、他駕駛名貴房車,我駕駛普通而舊的汽車、她漂亮過我,他口才好過我、 他唱歌好聽過我、他講道比我強、他學問好過我、他的子女比我的子女讀書聰明和做事能幹、他的靈性好過我、例子不一而足。在教會裡,所有這些事都有可能會構成使我們被嫉妒的對象。

嫉妒是很可怕的,它讓我們不用理由便對他人不友善。所以當我們發覺有人不喜歡我們時,不要立刻下定論我們可能做錯了事或得罪了人。很多時是因為我們雖無過犯,但他卻嫉妒我們, 我們便成為他不喜歡的對象。

在羅馬書十二章十五節中,使徒保羅要求我們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同哭。但很多時,我們都很願意與哀哭的人同哭,而不願意與喜樂的人同樂。因為我們有時都會嫉妒有東西值得喜樂的人。

(二) 說閒言

其次是說閒言。在雅各書三章五節中說到舌頭是百體中最小的,卻能說大話。它雖然只是星星之火,卻可以燎原。

可能是人的天性,我們都喜歡說閒言。有時還將閒言作人情,而每次說閒言時都感覺自己很正義,很少會在說閒言時譴責自己。有時我們甚至會惡人先告狀。有這樣的一個故事,從前有一個有錢人, 他患了絕症。他有三個最好的朋友:一個是律師、一個是牧師、一個是醫生。他給他們每人五十萬元,然後對他們說:「我知道我不能將金錢帶走,但我還是想嘗試。我須要你們保證,你們會將這五十萬元放進棺木中與我一同埋葬。」一個月後,他便死了。葬禮完畢後,這三個死者生前最好的朋友便聚在一起。那個醫生說:「我得承認我沒有將金錢放在棺木中,我將它捐了給兒童醫院基金。」那個牧師說:「我亦承認我也沒有將金錢放在棺木中, 我將它捐了給安老院去建護理中心。」然後那個律師義正詞嚴地說:「我對你們的做法感到震驚!你們怎可以不遵守死者的遺言。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寫了一張私人支票放進棺木中與他一同埋葬。」弟兄姊妹,你想那個死者能兌現這張私人支票嗎?雖然這個例子有些極端,有時我們的確就好像這個律師一樣,惡人先告狀。

更糟糕的是當我們在說閒言時還覺得自己不是在說閒言。我還記得蔡宗鴻牧師在上課時(他是我在昆士蘭聖經學院讀神學時的講師)曾提及一件事。他說:『有一次我回香港,在搭天星小輪時,前面坐著兩位太太,其中一位說:「我這個人不喜歡說人是非,不過講開又講啦…」於是在「不過」之後,便猛說是非了。』

不要以為聽者能保守秘密。其實與我們一般相信的相反,最好散播閒言的方法便是告訴別人不要將閒言說出去。它將如雪球滾出去一樣,很快便街知巷聞。而且閒言是越傳越走樣的,且越傳越壞。譬如,本來的事實是例行身體檢查,但一旦傳開去,它可能變成懷疑癌症的檢查了!對這個傳消息的方法,英文稱為「中國人私語」(Chinese whisper) 。我不知道為什麼稱為「中國人私語」,可能是因為中國人特別喜歡說閒言也說不定。

(三) 不能饒恕別人和不能接納與己不同的人

第三個能引起弟兄姊妹之間不和的原因,就是不能饒恕別人和不能接納與己不同的人。一旦被人傷害,我們第一個反應便是感覺痛苦和憤怒。雖然聖經有很多經文教導我們去饒恕別人的過犯,我們就是不能饒恕。結果是見面時不理不啋,背後卻說長道短,每一方都認為對方是錯的,自己是對的。於是雙方都陷入苦惱中。

有時我們甚至誤將假警報作真實。中國人有句成語叫做」,廣東俗語所謂「踩著芋莢當蛇」。這些都是假警報,而我們很多時都當為真實,將別人的無心之失當成是故意傷害我們。

猶有甚者,便是當別人只犯了一次錯誤後,他便被定了型似的(labelled) 。以後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笑,我們都看不順眼。這樣下去, 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便會越來越惡劣。

有時不一定對方犯了甚麼錯誤,而只是因為他在言行,舉止,性格或甚至在文化背景上與我們不同,我們便不喜歡他。

解決的方法

如何才能解決問題呢?我有以下的提議:

 () 不要說或聽閒言

首先是不要說或聽閒言。荀子說得很清楚,若有人向我們問和說有關於閒言閒語的東西,不要答和聽他。中國人有句諺語:「謠言止於智者」。對一個有智慧的人來說,謠言就只有到他為止而止息。俗語亦有一句叫「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在在都勸我們不要說和不要聽閒言。「標竿人生」(Purpose-driven Life) 一書的作者華理克牧師(Rev. Rick Warren)曾說:「聽閒言如接賊贓,罪與賊同。」(Listening to gossip is like accepting stolen property, and it makes you just as guilty of the crime) 中國人有一句格言我很喜歡,那便是「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說人非」。

在雅各書中說到,舌頭是百體中最小的,但其毀滅性卻很大。蔡宗鴻牧師曾經這樣說過,當我們要說話時,要滿足三個條件才好說:

第一,是否事實? 我們是否親身經歷,親耳聽到。很多時從第三者聽回來的多是一半事實,一半是講者想當然或有意或無意中將其引伸加進去的。所以若不是親身經歷,親耳聽到,可免說則免說;

第二,有需要否?若沒有需要,便不要說;

第三, 是否恩慈?若說出去,是否對別人有傷害或會否引起弟兄姊妹的紛爭?若有這種可能,便不要說。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當問題發生時,我們便噤若寒蟬,不敢說出來,把它掩藏以避免衝突。這樣使問題更糟,因為這樣人們便會將不滿藏在心裡,有朝一日便會一發不可收拾。我的意思是當問題發生時,有關的弟兄姊妹要冷靜,用愛心和關心的態度去商討解決問題的辦法, 對事不對人。

() 以基督的心為心,好處不在基督以外

其次是以基督的心為心,好處不在基督以外。我們為什麼會嫉妒呢?歸根結底是因為看得這個短暫的世界太重要,於是著重今生的得著。當別人有而自己沒有時,便會產生嫉妒。對基督徒來說,今生是短暫的,永恆才最重要。我們若能這樣想,我們的好處就不在基督以外,正所謂我們不在乎得著主的賜恩,我們更在乎得著賜恩的主。我們若願意,人人都可得著賜恩的主,那來嫉妒可言呢?況且擁有太多,有時反成負累,正所謂「鷦鷯(一種小鳥)巢林,不過一枝」,「雖有廣廈千幢,我睡不過一牀」。所以我們在物質上的需要實在不大。

相反地,我們應該以教會中有不同恩賜和才能的人歡喜快樂。他比我有錢嗎?他可以在這方面奉獻更多,傳福音都需要錢。他口才好嗎?這樣教會崇拜便會更活,大家更能抖擻精神。他的歌聲好聽嗎?這是一件美事,崇拜便更能歌頌神。他講道有能力嗎?弟兄姊妹就能得到更多靈糧餵養。他的知識和靈命好嗎?這亦是一件美事,他便可造就其他的弟兄姊妹。於是我們各如基督的肢體,連絡得合適,成為一個基督的身體,那是何等美好的事!況且神是很公平的,「…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12:48)

 

() 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

最後是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每次當我們不願饒恕別人時,便想想自己是何等的罪人,主都已經饒恕了我們,我們還能有甚麼義不饒恕別人呢?

我們還記得聖經那個饒恕的比喻嗎?在馬太福音十八章二十三至三十五節中說到有一個僕人,他欠了主人一千萬兩銀子,沒法償還,他本該販妻鬻兒及變賣一切來償還,但他求主人寬容,主人不但釋放了他,並且免他的債。但一轉頭,他對一個欠了他十兩銀子的同伴,不但不肯寬容,還將他下在監裡。主人知後當然大怒,將這個沒有憐憫心的僕人交給掌刑的。在這個故事中, 僕人就是我們自己,同伴就是弟兄姊妹,主人當然就是神了。神饒恕了我們那麼多,難道我們還對弟兄姊妹的一些小錯斤斤計較嗎?那段經文最後這樣說:「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裡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聖經在歌羅西書中說到:「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西三章十三節)若能彼此寬恕和接納,弟兄姊妹之間便會如詩人大衛所說:「看哪,弟兄(當然也包括姊妹)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一節)希望這些經文能給我們幫助和鼓勵。

還有,我們都有一種傾向,便是喜歡與自己合得來的人一起,成為小圈子,而不喜歡言行舉止與自己不同的人。其實神造人每個都是獨特的。神要求我們在衪裡面合一,而不是要求每個人千篇一律,在祂裡面劃一。所以我們要學習包容異己,與自己不同的人相處,在主裡面合一。華理克牧師亦曾說:「我們不須在每事上同意,才能並肩而行。」(We can walk arm-in-arm without seeing eye-to-eye on every issue)

 

結語

弟兄姊妹,我們願意不說和不聽閒言閒語嗎?我們願意以基督的心為心及我們的好處不在基督以外嗎?我們願意饒恕弟兄姊妹及以他們的本相接受他們嗎? 若答案是肯定的,我相信弟兄姊妹必能和睦相處。

有些上述所言毛病,省察自己有時亦不自覺地偶有所犯,作此篇以自我警惕,亦願與弟兄姊妹共勉, 求主幫助我們!

得救見證 – 李蓮喜

我出生於香港一個一家十口(四子四女)的家庭,家景清貧, 靠爸媽辛勞工作養活。少時整個家都沒有宗教信仰,連傳統的祖先神位都不安放,說六叔家已安放了,不須重覆吧,在牆上改掛風景畫。但內心深處,我從小就相信有神有鬼,不但只相信,還很怕呢,晩上怕黑又怕鬼…小朋友怕,會躲起來,會靠牆角躲。怎料年幼時看了一部畫皮鬼片,鬼爪會在牆角伸出來呢,那一段日子我睡覺要用厚厚的被捲著才行。

記憶中,約三丶四歳左右我姐姐曾帶領我參加過教會主日學,但她自己後來停止去教會了,我也沒有機會去。所以基本上,我對基督教沒大認識。
直到升上中學,身邊有好幾位同學,都是基督徒,她們很熱心向我傳福音,又邀請我返學校團契。我多以推却的態度處理,有時候推不了,便勉強去一次。現在回想,那時我是不斷想用問題去挑戰她們,為難她們,她們很用心回答我的問題,我腦子卻只在想另一個問題來難倒她們呢…為難問題包括若神是愛我的,為何祂要我信他才救我?那時的基督徒朋友給我解釋得很清楚,這就是基督教信仰中因信稱義的道理啊, 只是我內心在抗拒,就不停轉向想更多的問題來。
到了中三,同學們可能感到我太頑梗了,停了邀請我去團契聚會。我那段時間非常喜歡閲讀,名著丶翻譯小說丶愛情小説,甚至基督教書籍都愛看,當中包括張曉風的著作,她的<給你瑩瑩>丶<安全感>丶<周處除三害>等,我都很喜愛。現在回想,她的<安全感>這本基督教人生觀加花生漫畫的書,最激發我思想。從閱讀中,我開始明白基督的救恩,亦把心中很多的問題解答了。當我翻閲有花生米漫畫插圖的<安全感>一書時,裏面很多的內容像針對我説一樣,例如有個哥哥靠一靠就有安全感了,那不是我嗎?我反省到靠别人的人生其實是很無助,人人都要面對死亡,我可以靠誰呢?但那死在十架的耶穌,以復活戰勝了死亡,他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給我嶄新的安全感!

我開始明白我一直相信的 ”有一位神”,祂是愛我的,為了我罪,已捨身十架,然後三天後復話了,只要信他靠他,便得永遠的生命,我不大明白永生的意義,但卻被為他的愛所吸引和感動,就這麼簡單嗎?只要信耶穌是神便行?我向衪説我願意信。更在那不久的一個學校佈道會中站起來,表示願意决志信耶穌。
那是我中學畢業的—年,我决志那刻內心有難以形容的喜樂,感到連天上都要為我相信耶穌有慶祝的派對。日後查經我看到原來主耶穌真的曾這樣説:我 告 訴 你 們 、 一 個 罪 人 悔 改 、 在 天 上 也 要 這 樣 為他 歡 喜 … (路 15:7)
信耶穌初期,我仍是很怕黑…我坦白向神禱告,我不能自欺啊,這種懼怕在一次查經,神解答了我的掛慮,我們查到主耶穌平靜風浪,連大風浪都聽他,我從心裏感到出人意外的平安,從心底裏明白, 因我所信的是萬有的主宰。有衪同在,沒有甚麽可加害我了。
大學期間,我積極參與大學生團契,參加門徒訓練和査經小組,信心根基堅固起來。 有一個晩上, 靈聖感動我,我內心像被神的光照透一様,衪的話在心中湧流出來:
我 心 裡 柔 和 謙 卑 、 你 們 當 負 我 的 軛 、 學 我 的 樣 式 、 這 樣 、 你 們 心 裡 就 必 得 享 安 息 。(馬 太11:29)

他 本 有   神 的 形 像 、 不 以 自 己 與   神 同 等 為 強 奪 的 .反 倒 虛 己 、 取 了 奴 僕 的 形 像 、 成 為 人 的 樣 式 .既 有 人 的 樣 子 、 就 自 己 卑 微 、 存 心 順 服 、 以 至 於 死 、 且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腓 立 比 書2:6-8)

那刻我內心像看影帶一樣,回想自己一幕幕從小到大的行為,犯了很多罪,尤其虧欠痛愛我的家人,更得罪了神,我在神裏面徹底地認罪,得到了獲赦罪的大平安。哈利路亞感謝神!
現在回想我這三十多年前信耶稣的經歷 ,深深體會到是因著神的愛,改變了我,使我重新得著生命。三十多年來,神讓我不斷經歷衪的信實和恩典,衪的話語沒有—句落空,衪的名满有能力!衪保守了我和我的家人。願意看了我見証的朋友,同様能回應神愛的呼召,體驗到在神裏面真正的安全感。

從福音書看神的權能

黃朱倫

      多年前,教會內有一位弟兄身患癌症,我常常去探望他,也為他得醫治而禱告。後來,該弟兄姐姐教會裏有一位專門從事為病人趕鬼的神職人員也開始了他每天的探望和為病人禱告。我偶然也會碰到他,他禱告的時候,我也會仔細聆聽,並希望同心的為該弟兄祈禱。該神職人員在禱告之中,反復地斥責疾病,斥責一切影響到人身體病痛的病因,斥責癌細胞,斥責引致生病的撒但魔鬼…我內心實在不能認同,也無法同心念“阿們”。

是我不相信神的權能和神有醫病的能力嗎?不!我相信在神凡事都能,但我更確信神的權能是自主的權能,是根據具體對象,隨己意彰顯的權能;如果我們忽視了這一點,隨我們自己的己意“奉主耶穌的名”醫治疾病的時候,我們人意若不符合神意,就是我們虧欠了神的榮耀。

以下我想從福音書中的有關教導來研究神蹟的有關問題:

一.行神蹟是神權能的表現

路加福音是專門講到聖靈和權能關係的一本書,在該福音書中,多次把聖靈和能力連帶在一起,意即既有聖靈同在就必有屬神的能力,以下我們從路加福音多次提到聖靈與能力的關係來對該問題進行有系統的探索:

1. 聖靈就是能力

“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路一:35)

2. 主耶穌從事奉的開始就滿有聖靈的能力

“耶穌被聖靈充滿…”(路四:1)當主耶穌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之後,有聖靈降臨在他的身上,他就被聖靈充滿。

3. 主耶穌的事奉是滿有能力的事奉

“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四:14-19)

主有傳福音的能力、有趕鬼的能力、有醫病的能力。主耶穌的時代是聖靈工作的時代、是有能力的時代。在主耶穌升天之前已把這一切都賜給我們了,我們因此也確信,主耶穌所有的能力,我們也一樣有。這認識是我們此次議論的焦點。我們究竟該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呢?

二.聖靈能力與國度權能的交戰

“當下,有人將一個被鬼附着,又瞎又啞的人,帶到耶穌那裏;耶穌就醫治他,甚至那啞巴又能說話,又能看見…我若靠着神的靈趕鬼,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太一二:22-28)

這個有着疾病症狀的人,實際上是被鬼所附,主耶穌為他趕了鬼,他的病就好了。當法利賽人別有用心地挑戰主的權能的時候,主耶穌在自我的見證中,明確地把趕鬼與國度兩個概念聯系起來,趕鬼是神權與魔權的交戰,是國度與國度的較量。這也是我們在教牧生涯中常常遇見的,當我們趕鬼的時候,我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趕鬼,鬼一定與之爭戰,而最終的信條必然是神權戰勝魔權、聖靈的能力大過撒但的能力、主耶穌的名得到完全的彰顯。在這個神與魔國度權能的交戰中,隨時隨地,主的權能必定彰顯。

三.聖靈能力與信徒疾病

“有一個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摸耶穌的衣裳;意思說:‘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於是她血漏的源頭立刻乾了…耶穌頓時心裏覺得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可五:25-34)

此女人得了一種婦女病,這病與魔鬼無關。主以自己的能力醫治了她。與以上趕鬼的事實相對應,主的能力不僅在與魔鬼交戰之中體現自己的能力,同時也在人的疾病方面施醫治的能力。

在此值得我們思考的是:神的能力在與魔鬼的交戰中一定彰顯,但在沒有交戰的情況之下也同樣彰顯嗎?單憑我們單純的信心,病人的疾病就能夠被醫治好嗎?而事實上是往往不一定被醫好。

路加福音四章緊接着主耶穌權能表達之後,主面對眾人的詢問,以舊約兩個見證解釋上帝的主權與信徒實際需要之間的關係問題。一個是以利亞時代遍地有三年零六個月的大饑荒,在眾多有需要的寡婦之中,以利亞只奉差去了西頓的撒勒法一個寡婦那裏,在先知以利沙時代,眾多長大麻瘋的病人之中,只有一個外邦的將軍──乃縵得了醫治(參路四:25-27)。按道理,在當時憑信心求告耶和華的甚多,為甚麼只有這麼少的幾個人得醫治呢?從上下文的表達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主耶穌所要說的是,上帝自己能力的運行,主權只在祂自己手中。主耶穌面對眾多請求祂行神蹟的需要,祂本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使一切的需要得到滿足;然而,祂以上述兩個見證告訴我們,能力彰顯的權柄只在上帝手中,甚至當時還不在主耶穌自己的手中。更進一步地說,也絕不在我們的手中。有些人以為憑着自己的信心就可扭動神的肋膀,自己的信心就是上帝的主權,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路加福音第七章十一至十七節,我們看到主自己對主權能力的使用之回應,正如在以利亞時代有許多寡婦有需要一樣,在耶穌的時代有眾多的寡婦對主能力的彰顯有深切的需要,然而,主只憐憫了一位,使這位寡婦的兒子死裏復活,在這段經文中有一個重要的詞語“憐憫”,主曾說:“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 羅九:15)“憐憫”就是主權的外顯,是隨主自己的意思而施予的,與人的行為沒有關係。

同樣的例證也表現在路加福音第七章一至十節的記載之中,百夫長的僕人病情垂危,百夫長托猶太人中的長老去求情,雖然他“配得”主的恩典,但主權不在猶太人的長老們手中,主耶穌沒有立即施其神蹟。百夫長那麼大的信心,主耶穌在以色列中,也沒有遇見過,他信心的祈求蒙神垂聽,但施神蹟的根源也只是在主耶穌對他的應允,而不是控制在禱告,祈求者的手中(參路七:1-10)。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肯定,在國度的爭戰中,當我們奉主的名禱告的時候,主耶穌一定隨時隨地地彰顯自己的能力,但在與此無關的神蹟體現中,主耶穌只按自己的意思施恩予人

四.聖靈能力與上帝的榮耀

常常聽到有些人在禱告中這樣對神說:“主啊,你若不醫治某某人,你就虧欠了你自己的榮耀…”云云。每每聽到這樣的禱告我心裏就懼怕,我們是誰呢?我們有甚麼權利要求神去執行我們的命令,然後又把神不按我們意思去行的門給堵死呢?因為這禱告(不如說是命令)云:“你若不…你就虧欠了自己的榮耀”。換句話說,神在人所設的戰局之中戰敗了,神丟了面子。

其實主耶穌多行兩件神蹟,少行兩件神蹟都不會減少祂的榮耀,祂既是神就不需要行多少神蹟來給自己“貼”上榮耀的標籤,;相反地,在聖經之中我們看到有兩次最大的榮耀是在沒有行神蹟的時候彰顯出來的,而這兩次若行了神蹟,主耶穌的榮耀就因此而減少。

第一次是主耶穌在曠野受試探。路加福音第四章一至十四節記載說:“耶穌被聖靈充滿…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

自始至終主耶穌被聖靈充滿,滿有神的能力。撒但對耶穌提出三個要求,其中有兩個是要行神蹟的,:即把石頭變成食物和從殿頂跳下來,這兩件神蹟連魔鬼都相信對耶穌來說是容易的,。然而撒但更相信,主耶穌若行了這一神蹟就完全地失去了主的榮耀,所以牠以此來試探祂。主耶穌勝過試探,告訴我們另一方面的真理,祂沒有行神蹟卻使神的榮耀得到彰顯。祂沒有憑外在的能力來顯示自己的強大,卻藉着內裏對上帝旨意的順服,體現出了內在的權能,所以路加非常強調:“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耶穌內在的權能勝過了魔鬼撒但。

事實上,我們信徒內在能力的獲得比外在的能力更為重要。歌羅西書第一章十一節鼓勵我們信徒“照他榮耀的權能,得以在各樣的力上加力…”這說的就是基督徒在世上的見證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權能的表現。以弗所書第三章十六節說:“求他按着祂豐富的榮耀,藉着他的靈,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這就是基督徒的生命實質,是注重內在生命建造的生命,這是為甚麼他們即使在病痛中,在逼迫之下,都能口唱心和,滿心讚美主的真實原因。這活生生的見證說明一個真理,我們在病痛中得醫治,其中充滿神的能力,如果我們得不到肉體的醫治也一樣充滿神的能力。

多年前,我在美國時探望了《暗室之后》的作者蔡蘇娟姊妹,在和她的交談之中有一句話至今仍震撼着我,她說:“神從來沒有做錯一件事情。”一個四十多年飽受不能見光的疾病煎熬的老姊妹說出這樣話,可見她內在聖靈的能力又是多麼的大呢!

第二件是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按祂自己的能力,從十字架上下來是一件輕易舉的神蹟。然而,主耶穌卻沒有從十字架上下來。祂沒有下來不僅沒有失去自己的榮耀,更是成就了神的救恩計劃。因祂一次在十字架上的死背負了我們世人的罪,使我們在祂的生命裏面,隨着祂死裏復活的生命而得生命。這又是多麼巨大的榮耀。

能力是聖靈的能力,主權是在上帝手中的主權。能力的使用完全在於祂自己的意志和自己的計劃,祂是否得榮耀與是否按我們的計劃或我們的祈求實行出來沒有關係,卻與祂自己的救恩計劃的實施有直接關係;或者說上帝是全能的主,祂一定會按自己的計劃成就自己的榮耀。反而,在人前虧欠神榮耀的倒是我們自己,我們站在主人的地位用“禱告”來指使上帝去執行自己的“旨意”,這樣的禱告怎麼不讓人驚恐戰兢呢?

幾年前,美國流行一種特別的感冒,患者若是兒童又不去看醫生的話,生命就有危險。在一個靈恩派教會的幼稚園裏,有幾個小孩患了這種感冒,牧師不讓孩子去醫院而用禱告,行神蹟的方法來為孩子們治病。結果有的孩子們由於延誤了病情而去世。

我認為最好的信心是既為孩子們禱告又送孩子們去看病,因為主權在神的手中,不在我們的手中。神借助醫生醫不醫好這小孩都讚美主,因為上帝醫好,是祂對我們的憐憫;如果不醫好,是祂在我們的生命中注以能力。因為祂藉着聖靈,叫我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

(文章引載自金燈臺)

 

我是复活和生命!

洪丽婷传道

你害怕死亡吗?有许多人都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甚至尽量避免面死亡。但事实告诉我们人必有一生也必有一死。到最终我们还在要面对死亡的事实。

在约翰福音 11:25 耶稣对马大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这是主耶稣一连 “我是” 的宣告中,最重要的“我是” 祂很直接的说明祂就是复活和生命。这一项宣告对于生命的有限,人类惧怕死亡的真实带来何等极大的盼望。当亚当和夏娃违背了上帝的命令时,吃了分别善恶都果子后,人类就陷入死亡的诅咒里面。死本身有两种的层次,一个指的是肉体的死,一个指的是灵魂的死 (永远与上帝隔绝) 罪使这两种的死都临到人类的身上。

主耶稣就是复活和生命!主耶稣同时把这两种的生命的复活赐给人。在圣经中我们看到好几次主叫死人复活。睚鲁的女儿,主叫她起来吧!她的灵魂就回来,他便活过来。当主耶稣吩咐拉撒路从坟墓中出来时,同时也印证主向马大所说的:“我是复活和生命”

最后,耶稣基督以自己肉体的生命进入死亡,再从死亡中进入复活的大能出来。耶稣从死里复活,战胜了死亡的权柄,胜过了黑暗的权势。他释放了人类对死亡的恐惧及惧怕。因为基督的复活,我们在他里头也同样得着复活的生命。我们只有一次的死,肉体的死但灵魂不死。不信的人有两次的死,肉体的死和灵魂的死 (永远与神隔绝)。

主又说 “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在此我们看见,主所赐给我们的生命是祂自己的生命。并不是人的生命再一次活过来,而是耶稣基督的生命在信的人里面显现出来。

罗马书 6:8-9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

因着信我们得着复活的大能,在基督的生命里面,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死亡,再不能在耶稣基督里使我们惧怕,因祂已经战胜了死亡。因祂活着,我们也活着!

 

生活隨筆-工作操守之回思

劉雲龍

事情發生在香港,那時我還未移民澳洲。在香港時,我除了一段很短的時間在香港稅務局工作外,一直都在會計師樓工作:先是作為僱員、後為初級合夥人、最後是自己執業。

由於職業是會計師,所以經常與數字為伍。數字是很奇妙的東西,一個零可以是很重要,亦可以是毫無意義,這要視乎你把它放在那裏了。若將零放在一百萬前頭,它毫無意義,仍舊是一百萬;若放在後面,那就不可同曰而語了,一百萬現在變成了一仟萬,十倍於原來的數字。再舉一個例子,一百萬元的公司利得稅是三十萬元(以現行的稅率百分之三十計算);若在後面加個零,那便變成一仟萬元了,一仟萬元的公司利得稅是三百萬元。無怪乎很多商人千方百計,絞盡腦汁,想將利潤降低以減少稅債。

現在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在香港工作時遭遇到與工作操守有關的問題及我如何處理它們的例子。

在我工作在一家會計師樓作為僱員時,我有這樣的一個經歷。在那些日子裏,會計師樓主要的工作是審計帳目及編製稅表。曾有一個我處理的個案,審計完後,我便編製好財務報表及稅表,並寫好審計報告,然後交給老闆。數天後,老闆叫我去他的辦公室見他,且對我和颜悅色,笑容可掬。我一心以為鴻鵠將至,想必因工作出色而得到讚賞,甚至異想天開,想獲得升職加薪。誰知升職加薪故然沒我的份,連一句讚賞的話也沒有,還出乎意外地,他要求我將財政年度尾的存貨數額減去最後的一個零:這就等於存貨數字只有原來的十分一,利潤便相應地減少,最後稅債亦相應地降低。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老闆對我如此優禮有加。我頓時感覺晴天霹靂,內心極度不安,但我卻沒有說什麼便拿了檔案離開了老闆的辦公室。

當夜輾轉反側,不能成眠,內心好像有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因我明知這樣更改是不對的;但我亦知道我若不妥協,後果堪虞,我那份工便危如纍卵,隨時有被炒魷魚(解僱)的可能(而那時在香港要找一份工作不是那麽容易的)。經過一番掙扎後,我還是堅持我的工作操守,並準備面對老闆,當然亦很清楚後果將會是什麼。

除了某些特殊例子外,一般在審計報告中,你必須說明資產負債表是否能顯示公司在資產負債表當日的真實及公平狀況和損益表能否顯示是年度的真實盈利或虧損。

翌日,我拿著檔案進入老闆的辦公室面對他並準備好被解僱的後果。我對老闆說,我不能這樣做。我問他如何能說你的財務報表能顯示一個真實及公平的狀況當你明知它們是假的。霎時間,你可看到他難看的面色,他即時的反應便是向我呼喝,叫我放下那檔案,並立刻離開他的辦公室。我離開後便思想著當天未完前便會被召回他的辦公室,叫我明天不用上班了,並給我一個大信封,裏面放著我最後的薪酬。

然而,時間像滴水般慢慢地過去,但卻沒有什麼動静。這樣使情況更糟,因為你若被解僱,最低限度你已知結果。但現在卻不明所以,不知明天將會發生什麼事。明顯地我當晚亦整夜難眠。翌日我再回辦公室,想著當天可能是最後工作的一天。當天時間過得特別慢。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同樣的經歷:那便是當你有東西懸而未決的時候,時間過得特別慢。我好像待宰的羔羊,隨時被送去屠宰場。最後,決定的時刻終於來臨,我被召進老闆的辦公室。老闆面無表情,並說:「這是你負責的檔案,照你原定的做法完成它。」除感覺有些詫異外,頓時如釋重負,好像皇恩大赦,雨過天青一樣。數月後,我進升為審計經理。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我得到進升:也許是我的忠誠、還是因為我的努力、可能兩樣因素都有也說不定。

第二個個案是我在另一間會計師樓工作的時候。當時我是初級合夥人。一天,高級合夥人屬意我為客戶編製一份財務報表提供給銀行作為貸款之用。但當我根據客戶帳簿及其他財務記錄編好財務報表後,發現公司的盈利和資產狀況比想像中差。當你向銀行貸款時,銀行必須審查你的盈利、資產和負債狀況,然後才決定是否給予貸款及貸款多少。若你的盈利及資產狀況良好,銀行較願意貸款給你。當那個高級合夥人知悉該公司的盈利及資產狀況後,便與我開會並提議我將財務報表作不正當地調整,以使它們看來有更好的盈利及資產狀況(我已記不清楚是否在某些資產項目上加個零)。我立時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的要求。他最後只好取回檔案並自行改動和簽署那份財務報表。

由於類似上述的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以至最後我無法忍受,便與他拆夥離開而自行執業。在我離開該會計師樓約兩年後,聽到那位曾與我共事的高級合夥人被判入獄,罪名是他與客戶串謀做假帳。有關客戶要宣佈破產,而有關的銀行亦遭受不少損失。

回想起來,良好的工作操守是如何的重要;若不在短期內見效,長遠來說,良好的工作操守必會為你帶來報償。弟兄姊妹和未信主的朋友,雖然事情發生在我未是個基督徒之前,但我堅信這是由於我所作的合乎神的心意,所以神都給我獎賞作為鼓勵和保守我不至陷入牢獄之災。正如箴言書中說:「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祂所喜悅。」(箴12:22)願神也給您們同樣的鼓勵和保守!

上帝會否藉生物進化來創造呢?

真理問與答

Q. 上帝會否藉生物進化來創造呢?

這問題的出發點,是若果上帝真的以生物演變進化過程來達成創造目的的話,那麽不就解决了進化論和創造論之間的矛盾,不就彼此相容、結束了爭論嗎?

可惜環顧現今大部份科學家、教育體系及傳媒都以進化論作真理教導或報道,雖然也有深信上帝創造和聖經啟示的專業人士,但畢竟是少數,他們所受於其他不信群體的壓力排擠也很大。基督徒說相信神創造宇宙萬物,六天上帝創造天地、地上生物和人類,不也好像說神話般難以啟齒嗎?

聖經說上帝創造天地,用了六天的時間,第七天就休息了,這在現代科學理解甚至一般常識面前,基督徒真有說不出來的難處。現今理論普遍認為宇宙年齡超過百億年,地球生命也經過數十億年的演變進化,從無機物質至有機物質,從簡單生命至高等生物。很多教會面對這矛盾時採取退守的方法,如試圖解釋創世記中創造的「一天」可代表一個階段或長至億萬年的時段;或假設上帝也可以藉著生物進化方式去「創造」生命。用了這些解釋,教會就可以安然面對不信有神的和相信進化論的人的挑戰了嗎?

但要問,這真是聖經啟示的真理嗎?這真是上帝創造的方式嗎?為甚麼我們不相信上帝的話?

上帝創造時有誰在那裏看到? 誰是目擊証人?聖經創世記就是目擊者所寫的,上帝藉聖靈感動作者寫成這書卷。創世記是歷史書,記載了包括創造歷史和人類先祖的事蹟。創世記一章1 「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3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6 「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9「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11 「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14「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20「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24「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29「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31「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到了創世記二章 1節 「天地萬物都造齊了。」

創造中描寫神的靈運行工作,且每日的創造皆以「神說」開展,就是有指令從一位有思想、性格、意志、智慧、計劃、目標和能力的超然個體發出,說有就有,被造物就因而形成。比對進化論者所相信的,一切都是隨著機緣巧合偶然而來、經過非常悠長的歲月所產生的結果;沒有意志、只有意外,沒有計劃、沒有目標、甚至沒有目的和意義。

簡單地說,這奇妙世界萬物的存在於進化論者看來,可算是無數個美麗幸運、意外的巧合,但相信上帝的人卻不以為然,認為萬物背後有一位創造的主。聖經耶利米書十章12節「耶和華用能力創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聰明鋪張穹蒼。」是以創造跟進化在本質上不可能相容。

上帝的作為在先,人的解釋在後,科學以實驗解釋現象証明理論頗有用,但用作解釋過去歷史的能力卻有限。而且很多人錯誤地認為科學是絕對的真理。其實科學的定義有一條件是:當有新證據證明舊理論不對時,舊理論是可以被推翻的,所以科學不是絕對真理。

很多人以進化論為科學,以創造論為不科學,其實進化論不是一門科學,而是一套解釋生物來源演變尚待証驗的理論。時到今日,它仍未能為生物進化提供確切証據 [按:自然選擇適者生存並非進化,進化指由簡而繁的生物演變],或有效地解釋生物器官的複雜性和完整性設計是如何形成。

要認識過去,依靠歷史記載也許比科學書好;要認識世界創造之始,相信沒有任何比聖經記載更可靠的,因它是那目擊者所啓示寫成的,但條件是這要用信心來接受。希伯來書十一章3節說:「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若問上帝到底怎樣六天創造世界,這或許已超越了人類作為被造物所需要或可以完全明暸的範疇,正如申命記二九章29節所說關於上帝的奥祕:「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聖經)上的一切話。」

(楊炳榮編,參考自creation.com)

福音講堂 — 亞割谷的啟示

楊炳榮

在以色列耶利哥城的南面、猶大曠野的北部,有個名叫亞割谷的地方,那裏有一堆放起來的石頭,石頭的背後有一段歷史。事緣主前一千四百年左右,以色列人由領袖約書亞帶領渡過約但河進入迦南地,他們剛從攻取耶利哥城的勝利中出來,竟在緊接的艾城一役中挫敗;原以為區區艾城,二三千人就能攻取,怎料軍士竟在艾城人面前逃跑,損折三十六人,還被敵人追趕,眾民的心因此如水消化。領袖約書亞及以色列的長老在神面前披頭蒙灰,俯伏地上哀告神說,為什麼神要將他們領過約旦河卻把他們交在敵人手中使他們滅亡,迦南的其他居民若聽見他們戰敗,必來圍困,將他們消滅。

約書亞記第七章一節交待了這次失敗的原因: 「以色列人在當滅的物上犯了罪.因為猶大支派中、謝拉的曾孫、撒底的孫子、迦米的兒子亞干、取了當滅的物.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原來以色列人當中有名叫亞干的貪心犯罪,在先前耶利哥戰役中私取神吩咐不應取之物 — 銀子、金子、與一件美輪美奐的示拿衣服,以致以色列人違背了神,祝福成了咒詛,神不再同在,以色列人就在艾城人面前敗下。

約書亞找出亞干後,以色列眾人為了叫神轉意,就用石頭打死他,用火焚燒他所有的,在他身上堆了一大堆石頭,作後世之鑑。「眾人在亞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頭,、直存到今日.於是耶和華轉意,不發他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亞割谷、直到今日。〔亞割就是連累的意思〕」(約七26)

亞割和亞干兩字意義相仿,都是麻煩、使人遭禍的意思。亞干的罪不單連累了以色列人在艾城戰役落敗,也連累了三十六個族人的性命,最終也連累了亞干自己、並兒女、牛、驢、羊、帳棚、以及他所有的。所以亞割谷被稱為「連累之谷」。

亞割谷的教訓,對今日的基督徒,帶來什麽啟示呢?基督徒屬靈生命中,要得勝仇敵,人的能力有限,需要神的同在與幫助。神沒同在,在仇敵面前必然失敗。不論你如何奮勇拼命努力,依然是打敗仗。神也不單看群體、也看個體:一人犯罪可連累全群,因罪有牽連性。一人犯罪,眾人受累。「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麼?」(林前五6) 神是聖潔的,一點兒的罪就能阻礙人神間的關係,有如一點污水會染污整缸食水;教會為神在世上作見証,成敗也關係於每一員,這點尤為重要。

以弗所書第六章形容信徒爭戰,不是與屬血氣的、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須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才能抵擋魔鬼的詭計。沒倚靠神,單靠人力來試圖與爭奪靈魂的惡魔爭戰,結局可想而知。單靠人的聰明,低估屬靈戰爭的激烈,冒然上陣,只會落得棄甲而逃的下場。

但這究竟不是艾城戰役失敗的主因,以色列人在艾城上敗陣的原因,是罪!罪使他們違背了與神立之約、使神不與他們同在、故此他們在仇敵面前倒下奔逃。這就是亞干的罪。

亞干犯罪是試探忽然臨到,還是貪念在那時剛好成了氣候,使他作出這愚行呢?我們無法判定,只是從他悲慘的結局顯示這不是一時之興;很清楚在耶利哥城傾覆被火焚毀之前的那個傍晚,他偷取了不應拿之物;我們可以想像亞干在漫天烽火中把東西秘密運送出城,然後帶回帳棚並在沙地挖洞藏起來。亞干偷竊的過程這般周詳慎密,以至在約書亞查究禍首的過程中他可以裝作若無其事,直至神那不失誤的手藉著祭司將他指明出來。當惡行被暴露,你可想像亞干那驚惶、羞愧、無地自容的情境。原以為人不知的,在神卻一目了然;或許他也曾有過良心不安的一刻,但偷竊當時並沒有像現在般有一群震驚的人圍觀,也沒有親朋蒼白的臉看著。他確曾經心存僥倖,但那偷竊的興奮很快過去,繼之卻是那沉悶滯重的犯罪感啃吃心頭,良心譴責。在艾城的峽谷中,他看到同伴掉頭逃跑、奔逃回營,他看見在戰場上倒下三十六人的親族哀痛欲絕,看見約書亞及以色列的長老們失望惶然在約柜前哀哭。他明白了,是他的罪導致以色列的羞辱與災禍,但他得假裝著與這些無關。

現在他不須假裝清白了,也不必再保持莫不相干的表情。那秘密已被揭開不能隱藏,就像舊傢俱被移開時,蟑螂四處奔逃,、無處藏身的境狀。坦白招認了,反讓自己舒一口氣。有人問,亞干不是在神面前誠實認了罪嗎,為什麼仍要被石頭打死呢?的確,最後亞干的心已扭轉,但與罪的刑罰是兩回事;罪是有後果的,就像一個小孩偷吃糖果,被母親發現,他雖知錯,母親也原諒了他,然而那蛀壞了的牙齒,卻無法挽回須要脫掉;亞干終被治罪!

懲處是嚴厲的,後果是可怕的,但人多看罪的後果,想像如果沒被發現那多好!有多少人對罪的本身敏感痛恨?有多少人厭惡罪惡,不言輕易犯罪?又有多少人了解犯罪是與神為敵?我們畏懼罪的後果甚於罪的本身,怕被發現甚於怕作錯事,害怕別人議論甚麽更甚於害怕那張從眾天使群中望著我們因我們的罪而憂傷的眼。我們說已從罪中釋放,但我們知道其實不然;沒有一個從人所生的可以過完全無罪的生命;看似純潔,貌似聖人,但都同屬墮落的族類,需要神的救贖與赦免。我們本應更純潔、更可愛、更聖潔,惟盼對罪認識更深。主耶穌在死時所受的痛苦與羞辱,會否令我們體會罪的嚴重性?為罪的原故神曾為我們付上了極重無比的代價,這應使我們了解罪的可怕性。罪的可怕性不單止於那懲罰 — 地獄裡永不死的蟲、永不熄滅的火,而是它足以令人與那愛與生命的源頭分離,再沒有任何關係。

我們愈認識聖潔的神,就愈能由祂的思想出發,看清楚我們心中最細微的罪。我們會在最意料不到的地方看到罪隱藏在那裏;例如:我們最隱密的動機、假裝的虔誠、對別人的草率批判、我們缺少溫和、敏銳和愛心、輕易比較和論斷別人。要知道我們若有一個眼神、一個語調、一個姿勢、說話或念頭,跟神那完全的愛不一致,就表示罪的病毒並未從我們的本性中被徹底除掉。在此時刻,我們便不會單為罪的後果,、反而為罪的本身哀傷了,這就是敬虔的哀傷;出於這種哀傷的眼淚,神要差他的使者,收在他的皮袋裏;在我們為罪本身發出敬虔的哀傷時,正是我們最貼近神心意的時刻。

我們的生命若常落在失敗的光景中,可有考慮是否有隱藏未曾對付的罪?也許我們不見得輕易找到它的源頭,但可以確定是它仍在那裏。電線的導體有地方出了錯,使得電流也就是使流向我們神之恩典與能力停滯不前。這時候禱告求神賜福是無用的,除非我們先修補好這個缺口。當順服在神面前,讓祂幫助我們審視待人處世及所行的,是否合神心意;因為罪必須先被對付,神的恩惠能力纔能臨到;問題並不是神樂意不樂意,而是這屬靈的法則使祂不能與被縱容的罪相容。

罪惡的開花結果通常始自極小的開始。罪之細菌起初看來不算甚麽,可能只是容讓一點錯誤的思想或行為存在,但罪逐漸壯大生長,終至難以收拾。我們通常會對付的,是罪敗露時之烈焰,但我們更應對付的,是烈火熊熊之前那星火。罪,其實是早被縱容的罪根所發展出來的結果,那段時間它潛伏在我們心裏凝聚力量;一個雪崩,是由幾片雪花崩落所連帶引起的,人被雪崩吞噬覆埋之前數周,就已經飄落在它們的位置上。所以智者出此警語:「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23)。只有靠著聖靈的恩典常常保持敏銳的良心,才不致讓隱藏的罪欺騙。

凡是神所光照的罪,我們都必須除去;若心力辦不到,或意志動搖,或罪的轄制已使我們無力舉石握刀,那麼神就會為我們作那當作卻無能為力的工作。有些人生來堅強,敢自己掄起斧頭砍掉剛開始腐爛的手臂,以免毒素侵入整個身體;有些人則等待外科醫生動手術,但所學的是同樣的功課,就是樂意讓神在我們身上完成衪的工作。

亞割谷是懲罰與祝福交滙的地方,以色列人在亞割谷執行了神對亞干的懲處,就重新獲取了艾城的勝利。亞割谷是經由失敗達到得勝的轉捩點,以色列人經歷了慘痛的失敗,但對付罪後,就進到滿有神同在得勝榮耀的光景中。

何西亞書二章十五節題到以色列說「賜她亞割谷作為指望的門。」以賽亞書六十五章十節也提到亞割谷,內裡牛群羊群代表神的子民,他們要經歷亞割谷而得勝。亞割谷成了他們躺臥歇息之處。無論是草場,是躺臥歇息之處,都是神為那尋求祂屬祂的子民所預備的 — 何等美好安息的一幅圖畫。連累人使人惹上麻煩的「亞割谷」,成了你我得勝蒙恩前往進入安息的門戶;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絕處逢生正是亞割谷最佳的寫照。在每個人的生命中,凡是有被神審判除罪的亞割谷,神都應許賜下指望的門。親愛的弟兄姊妹,罪不除去就沒有盼望,甚麼時候我們肯除去隱藏的罪,甚麼時候就有盼望,求主光照我們。